刚刚复活三人,一脸的茫然,她们都清楚的记得,刚才她们不是已经死了吗?

    现在怎么又活了?

    等听到,药蝶惊慌的声音后,她们看向了徐阳和药蝶。

    见到徐阳的实力,又恢复到了,地阶大*第六十多层的水平,她们三人互看一眼,像是明白了什么!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之前的一切,都是幻象而已,这小子一定是在空气之中,释放了一些导致人体幻象的药粉,以至于我们都以为我们都死了,现在我们应该是靠着我们极强的精神念力,突破了那药粉的作用!”姜蔓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刚才徐阳一出来,我就闻到口气之中,有股药的味道,看来这小子,来到我们药宗,偷学了不少东西,真是该死,竟然被他这么一个弱小的人,给忽悠住了!”碧波也是煞有其事的说道。

    青衣虽然没有闻到药味,但是她也是极为认同这一点。

    毕竟,徐阳怎么可能会拥有,将她们三人瞬间秒杀的实力了?

    破灭门,什么时候也没有徐阳这一号人啊?

    药蝶听此,脸色一变,她似乎觉得姜蔓等人,说的是对的,立马拉着徐阳的衣角,小声说:“徐阳,我们还是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要离开?这三个字,连死都死过了,竟然还不相信眼前的现实,那么我就让她们再次相信现实吧。”徐阳轻笑了一声,便站在高处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:“你们三个人,如果觉得是幻象的话,大可以过来和我单挑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可是你说的!”

    姜蔓再次,使用出来了绝对领域:“看看,你这次怎么打败我!”

    “伤!”

    随着徐阳说了一个字,原本看似已经痊愈的姜蔓,此刻身体却是溃烂起来,几秒钟的时间,整个身体,就变得残破,溃烂,像是尸体一般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,让姜蔓,从空中掉落,狠狠摔在地上,开始尖叫的打滚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碧波和青衣,见此,却是还不相信:“怎么是障眼法而已,又是幻觉!”:

    “既然觉得是幻觉,那你们两个也都尝试尝试吧,你们都要记住一点,现在的你们,生死,你们伤势,都已经被我掌控,我想让你们活,你们就能活,我想让你们死,你们就得死,知道吗?”徐阳打了个响指,她们两个人身上,也开始溃烂,肉体和骨头,也在分离!

    疼的她们也趴在地上,打滚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她们觉得是幻境,是幻觉,可是疼痛,确实是真实的,疼的她们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这都是幻觉,只要我们强大的精神念力突破了那药物的控制,我们就能完好无损了,徐阳这个垃圾,根本没有能力,能伤的了我们!”姜蔓忍剧痛大喊着,显然她还是不信邪,还是以为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慢慢享受着,这痛苦带来的快乐吧。”

    徐阳真为她们的自信,感觉到骄傲。

    说完,徐阳便坐在了,药蝶的身边,像是欣赏电影一般,看着她们三个人,忍受着剧痛喊叫着。

    瞧着这一切,药蝶的心里,也凌乱了,她完全不知道,该相信谁了。

    徐阳也没有去解释什么,他需要从她们口中知道的秘密,应该都是被她们宗门封印,又或者是被东方玉封印,只有让她们心甘情愿自己说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想让她们开口,最好的办法,自然就是让她们认清楚现实。

    她们意志力倒是挺强,一天的时间过去了,她们竟然还在坚持,任由疼痛,不停的袭满全身,她们愣是还在坚持。

    徐阳摇了摇头,再次让她们血肉继续溃烂。

    最终在半天之后,领头认为这是幻觉的姜蔓,率先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疼,疼,我受不了了,徐阳你能不能不让我疼了,我实在是受不了了,求求你了!”姜蔓发自内心的恳求道。

    听到姜蔓都承受不了,碧波和青衣的信念,瞬间也跟着崩塌了。

    都跟着恳求起来:‘徐阳,求求你,放过我们吧,放过我们吧!”

    徐阳没有立刻停止,而是说:“你们不是觉得是幻觉吗?那就继续享受吧!”

    过了三个小时之后,她们三人精神彻底萎靡时,徐阳才停下来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她们的溃烂的伤口,瞬间愈合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看着的药蝶,满脸的震惊和疑惑,她怎么看这些,都不像是假的,可又怎么看,都觉得不真实,这能力,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难道真如徐阳所说,他能控制人的生死么?

    即使伤口愈合,之前强烈的痛楚,让她们三个人心里已经彻底怕了,阴影已经出现,久久都不能缓过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再问问你们,还是幻觉吗?”徐阳居高临下的,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之前的痛楚,让她们心里都感觉,徐阳就是可怕的魔鬼!

    再次见到徐阳,她们三人竟然,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一般,吓得挤在一起,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幻觉,不是幻觉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她们心,已经被那痛楚所击溃,哪里还会不相信,纷纷身体发抖着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告诉我,东方玉为什么,要杀死我?还有姜蔓,你的绝对领域到底是什么东西,把它交给我,另外你们咒天派的少主,姜夔,有没有跟随你们咒天派进攻梦魇谷,他现在在哪里?”徐阳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