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霖身上的杀气,实在是太强了,吓得姜蔓浑身都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结结巴巴回道:“我,我解不开。”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张霖的脸色沉了下来,杀气更胜,双手直接掐住了姜蔓的脖子。

    即使快要窒息的姜蔓,此刻依旧还是摇了摇头说:“我,我真的解不开,姜夔是我们咒天派的少主,他实力虽然不行,但是由于他的血缘原因,他设置的诅咒却是整个世界,最高等级的。

    他设下的诅咒,也只能他本人才能解开,其余的人,即使实力比他强大,那也是无法解开,我就更加解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回答,让张霖心里的火气更加的旺盛,该死的咒天派,该死的姜夔!

    “那你也给试试,解不开的话,你就去死!”

    “那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生命在受到威胁之下,姜蔓也怕了,即使明明觉得不可能,她也是决定试试,拼一把,否则她真的有可能小命不保了。

    在重压之下,姜蔓用尽了各种办法,最终还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转而看向徐阳的脸色,已经彻底沉了下来,她立马跪在地上求饶了起来:“徐阳,饶我一命好不好,姜夔这样对待你的女人,你一定很恨他吧,一定很想杀了他吧?只要你放我回去,我就可以做你的内应,当你的间谍,帮助你,随时给你禀告姜夔的动向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办法确实不错,安插间谍!”

    徐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姜蔓脸色一喜:“是啊,这个办法确实不错,就让我做你的间谍吧!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啊……”张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你太弱了,连你们咒天派核心区域都进不去,我要你有何用?”徐阳脸色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,我可以想办法提高我的实力,比如你把你进入昆仑神殿得到的东西都给我的话,我的实力不就可以飞速上升了吗?到时别说进入核心区域了,就是杀死姜夔,我都可以给你办到!”姜蔓忙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乖乖的去死吧!”

    徐阳心念一动,毫不犹豫的让姜蔓永远离开了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虽说徐阳掌控了她的生死,但是此人都到了这份田地了,竟然还惦记着昆仑神殿的宝物,可见此人是多么的贪心,留着她早晚会被她反咬一口,还是杀死的比较好,更何况,徐阳心头有火,他也需要发泄!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把姜蔓复活了,连续将她复活上百次,紧接着又干掉!

    直到发泄心中的怒火,徐阳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他将那绝对领域的符纸掏了出来,滴入自己的精血,开始用自己的内力炼化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姜夔的行踪,从她身上也不可能知道详细的,但是之前已经知晓姜夔会在药宗或者梦魇谷被打败后,成为这边新的管理者,他接受了宗门内强者的传承实力达到地阶大*第999层!

    这些信心都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徐阳现在的目标,就是尽快将实力提升到999层,才能去找他算账!

    所以他需要尽可能的找到,能让他变强的办法,破灭门的破目神法,咒天派的绝对领域,都是可以提升实力的。

    那么天岚宗应该也有类似提升实力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需要让青衣开口。

    至于药宗,作为九大势力,七大超级宗门里最菜的那一个,并没有像是其他宗门一般逆天的技能。

    他更想知道碧波还有没有其他的异兽骸骨。

    接着他关上了舱门,从莫斯体内走了出来,将姜蔓的尸体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死亡的姜蔓,碧波和青衣脸色更为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,我们都说!求你不要杀死我们!”

    她们跪在地上恳求起来。

    “碧波,你还有没有私藏的异兽骸骨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有有,前段时间我偷偷扣下来一批。”碧波回道:“沈德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我已经得到过了,我说的是其他的,你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碧波即是震惊又是恼火,该死的沈德,竟然早早的就把她出卖了!

    “其余的,我目前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徐阳二话不说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,不要,我虽然没有,但是我认识专门在全世界各处,收集异兽骸骨的组织,它们名为碎骨,你如果需要大量异兽骸骨的话,我可以带着你去找他们购买!”碧波语速飞快地说道:“虽然全世界除了药宗和王族,天盟,还有大量的异兽骸骨,但是全世界散落的异兽骸骨还有很多,只是一般人无法跑到全世界去寻找。

    他们的人遍布全世界,可以收集大量的异兽骸骨,我可以保证,从他们那里可以购买至少比我那里多一倍的量!”碧波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听此,徐阳的动作停了下来:“你最好说的是真的,否则,你还是只有一个字死!”

    碧波大松了口气,现在她的小命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她忙是拍着胸口说:“我说的,绝对是真实的,你放心!联系到他们,得到的异兽骸骨,只能会比我说得多,绝对不会少!”

    徐阳没有继续和碧波说话的意思,而是看向了青衣:“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你比较好?你说说你有没有活下去的理由,没有的话,你就可以去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