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绿萝和朴成泰,见根本没有吓住徐阳,脸色变得更为难看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眼前的家伙,是一个天不怕,地不怕的主!

    互相看了一眼说:“现在我们不是此人的对手,但是等我们破开绝对领域,此人必输无疑!所有人和我们一起,来破开绝对领域。”

    天盟的人,仿佛找到了胜利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没有这个机会!”

    反派死于话多,徐阳十分清楚这个,哪里还会给他们时间去破开绝对领域,幽冥鬼刀在手,无数道斩击,从他的刀中,疯狂飙射而出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实力,受到限制,在徐阳的的进攻之下,根本支撑不住,不到十秒钟的时间,这些人全部都被斩杀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碧波和青衣,狠狠的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她们数了数人数,竟然多达三百多人。

    他们生活在第七大区多年了,还从未见到过任何人,敢斩杀天盟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也都是七大超级宗门的高层,然而实际上,天盟和王族,都是压在他们头顶上之人,遇到天盟和王族地位稍微高一些的人,她们都得绕道走。

    瞧着徐阳,斩杀了这么多天盟之人,她们心里也是无比的爽快。

    “青衣,你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徐阳叫自己,青衣心里慌了起来,他实在不知道,徐阳这会儿,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想活命的话,现在就立刻认主,否则的话,即使你带着我去天岚圣岛,我也会杀了你的。”徐阳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碧波认主的事情,青衣已经知道,她也清楚,自己想活命,认主的事情,那是逃不掉的,当即她就跪在了地上:“我愿意,认您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徐阳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二人,就签订了主仆条约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帮我去搜集,这里所有的宝物,尤其是聚魄石和异兽骸骨,速度越快越好,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。”徐阳安排道。

    碧波浑身一怔,她现在终于理解,为什么徐阳之前不选择购买,碎骨组织的异兽骸骨了,原来徐阳,早就算计好了,要把这里的人,都解决掉,来零元购。

    “你还愣着做什么呢,快点按照主人所说的去做呀。”青衣拽了拽碧波的衣角。

    碧波微微一愣,对于主人这个称谓,她过去会觉得恼火到极点,会觉得十分的刺耳,可是现在她却是觉得,十分的舒服,立马就跟着青衣,开始在尸体上翻找起来他们身上的宝物。

    五分钟之后,在这里所有的宝物,都被他们洗涤一空。

    聚魄石,以及异兽骸骨,都已经掌握在了徐阳的手中。

    异兽骸骨,都被放在空间戒指之中,看着其中的含量,徐阳大喜不以。

    虽说还不足以,让先天之气,提升到和内力一样的水平,至少也可以增加20层。

    至于那聚魄石,长相和普通的石头差不多,重量很轻,但是却有着极强的吸力。

    炼制的办法,也不是那么复杂,找到一处温度极高的地方,将其炼化,直接浇筑在幽冥鬼刀之上,就会直接吸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拥有诸多的宝物,各个在外面都是价值不菲,徐阳一股脑,全部都放入了莫斯的体内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准备快速离开这里之时,才发现,拍卖会四周被封闭,即使以徐阳的实力,也无法将其打开。

    不得已,徐阳便将绿萝给救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看到徐阳之后,绿萝知道自己被救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难道你对我有情?”绿萝面色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自恋了,我只是想知道,拍卖会怎么打开,现在告诉我,拍卖会怎么打开?”徐阳冰凉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的话,我心里倒是不那么复杂了,你出去也是白出去,刚才朴成泰已经发出去了天盟令,虽说到时候不会让你们咒天派灭门,但是咒天派为了自保,也一定会把你交出去的。”绿萝说道:“与其在外面,被人打死,你还不如永远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且天盟令一出,最近的天盟强者,就会前来,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,第八大区的最强者,实力可以达到了,地阶大*第980层,就算是你有绝对领域,那也无法限制此人,对于你来说,真的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打死我的人,目前还不存在,你只需要告诉我,拍卖会从哪里出去就行,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,你是知道的,我把你救活之后,我就已经掌控了你的生死。”徐阳声音依旧冰冷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不想告诉你到底怎么从拍卖会这里出去,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你就留下来陪我在这里,一起死吧。”绿萝目露一丝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尝尝,生不如死的滋味吧!”

    徐阳眼神一狠,绿萝的身体,开始溃烂。

    碧波和青衣,都尝试过这种折磨,现在看到,依旧是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疼,但是我也爽啊!这种感觉比那种事情,还要爽啊,来吧,在猛烈一些吧!”

    令徐阳三人,想象不到的是,绿萝竟然露出来一副很享受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玩意?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难道不知道吗?女人做那事情时,和痛苦时的表情差不多吗?此女拥有别人无比匹敌的荷尔蒙,随着她释放荷尔蒙,她也就感觉不到疼痛了,有的只是kuai感,你这一招,怕是不行啊!真是一个难以征服的女人!”莫斯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,这招不行!”

    徐阳心念一动,绿萝的身上,溃烂的速度开始加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