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你在说什么?”碧波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说,我们都快死了,你难道不想尝尝男女之事的滋味吗?我们自从出生到现在,就是宗门变强的工具,何曾享受那种事情?造物主,让我们分成两性,可不是让我们成为工具的,我们有资格去享受那些美妙的东西。”青衣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一旦我被破了身子,我们*的速度,就会比之前慢了。”碧波摇头道:“我不能做那种事情,更何况,做那件事情,就得把最宝贵的东西,给别人,这得和自己的新郎,然而这里没有我的新郎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快死了好不好!还想着*呢?”青衣无语的摇了摇头:“你没有发现吗?主人现在他也没有办法,开始自暴自弃了,否则他为什么,要把绿萝复活,去做那事情?

    不就是想在临死之前,好好享受一番吗?另外你说你想给你的新郎,你有男友吗?你有结婚对象吗?你爱过男人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爱过男人,我也不知道什么叫*。”

    碧波茫然的摇了摇头,即使在她在药宗南分部,呼风唤雨,过去还拥有众多的追求者,可是之前她只是一味的想要强大,她背叛药宗,成为东方玉的内应,一方面是东方玉的胁迫,另外一方面则是她自己也渴望着,能和天晟派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她就能变得更强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脑海里,只有强大这个信念。

    根本不知道,什么叫*,也不曾对任何男人,动过心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都不知道,什么叫*,你为什么还要非得,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,给一个虚无缥缈,都不知道在哪里的新郎呢?”青衣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给谁?”碧波更茫然了。

    青衣露出来了一丝狡黠的目光,指了指还正在上面,没有完事的徐阳和绿萝:“当然是找我们的主人了,他可是这里唯一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可不行!”碧波头摇的给拨浪鼓似的,虽说现在她是徐阳的奴隶,但是过去,徐阳只不过是药宗的一个内门弟子,是她根本瞧不上的存在,就算是现在徐阳在她眼中,高高在上,她也无法想象,自己的最宝贵的东西,会给徐阳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行呢?我们的主人,不仅仅拥有众多神乎其技的技能,又是实力强大,更重要的一点,你知道吗?”青衣神采飞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一点啊?我不知道。”碧波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主人,那方面很厉害啊!如果第一次,能和这种男人*,我觉得我们此生都无憾了。”青衣很是期待的说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朴成泰的尸体之上,再次出现了一道天盟令!

    “咒天派的宵小,敢灭杀我的徒儿,我天龙尊者,已经赶去,必将让尔等,粉身碎骨!”

    “天龙尊者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碧波和青衣,浑身发抖了起来,虽说这天龙尊者的实力,和之前那位要赶过来的人实力差不多,都是地阶大*第980层,但是此人,不仅心狠手辣,而且对于十分好色。

    见到漂亮的女性敌人,他不会立马,将其杀死,而是强行,和女人发生那种不该发生的事情,随后再将女人蹂li而死!

    每一个女性敌人,下场都会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之前天盟只有一个人前来,她们多多少少,还是有些侥幸心理,万一,徐阳爆发了呢?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们连万一的想法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彻彻底底的绝望!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自己的下场,可能会被蹂li而亡,碧波面如土色,浑身都在颤抖着,那种感觉,应该比死,还要难受吧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徐阳也感应到了动静,身影出现在了碧波和青衣的面子。

    事发突然,徐阳过来时,衣服并没有穿好,只是穿着个裤子,就过来。

    刚刚和绿萝大战完毕,他身上散发着的强烈荷尔蒙,充斥着,整个拍卖大厅。

    感应到这些,青衣脸上红晕更重,碧波也不知道为什么,心跳开始加速了。

    再看到,徐阳上半身,那线条十分明显,但却又不是过分膨胀的肌肉,她口干舌燥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青衣劝说她的话,开始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其实再听到绿萝和徐阳的声音之后,她心里是有躁动的,只是她不愿意去做,也更不想和徐阳发生那种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突然觉得徐阳很有魅力,甚至撬动了,她那颗从未对男人动过心的心。

    她只感觉,呼吸变得困难,浑身开始躁动不安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一个想法,把最宝贵的东西给徐阳,也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