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主人,我也不确定,我们天岚宗发现这座岛屿之前,这里一直都和外界没有过接触,不知道这里发展了多少年了,按照道理来说,里面应该有大量的异兽骸骨。

    可是我进入其中之后,只是见到过活的天岚神兽,从未见过任何异兽骸骨,我们宗门一直都觉得十分的奇怪,也派人去特地调查过,可是走遍了,整个天岚圣岛,依旧是没有见到任何的异兽骸骨。”青衣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这就有些奇怪了,下意识的去询问莫斯,却是发现莫斯,已经不再他的身边了。

    想搞清楚,都得靠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徐阳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贪心了,来到这岛上是想和天岚神兽,建立主仆条约,从而提高自己实战的速度的,至于异兽骸骨,还是顺其自然吧,想得到的太多,反而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。

    “确实很奇怪,我们现在登岛吧。”徐阳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!”

    青衣心念一动,她的战舰,就飞向了,那座天岚圣岛。

    只是快要靠近之时,青衣的战舰,却是停止了!

    “青衣,怎么了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岛上有人!”

    青衣绣眉微皱。

    碧波和徐阳仔细一看,果真发现,在岛屿的边缘,停留了一个巨大的战舰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你们天岚宗的人,有人来到这里了?”碧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战舰就是我们天岚宗的,我来看看是谁。”青衣点了点头,随后她拿出来了一个仪器,顿时目露吃惊的神色;“不好,这座战舰的主人,是炎无悔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炎无悔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碧波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此人很强么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很强,实力达到了,地阶大*第961层。”碧波忌惮的说道:“现在天岚宗和药宗,水火不容,被他撞见的话,一定会对我们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徐阳眉头一皱,这个层级,正好可以让他的绝对领域失效。

    如果和此人对战的话,他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好在,这一次有青衣在,他也有另外一个身份,倒是不会,被对方一上来就动手。

    青衣自然也是看透了这一点:“碧波,你就在战舰里等着我们吧,主人,你最好也不要使用药宗的身份了,否则的话,被他们发现,也会十分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碧波和徐阳,同时点了点头,紧接着徐阳相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现在可不可以收你为徒,这样的话,你就可以使用天岚宗的身份了,虽说这天岚圣岛,从来都不属于我们天岚宗,但是只有我们能找到,这里已经被天岚宗的人,想当然认为这里是属于天岚宗的,炎无悔见到有其他势力的人,来到这里,也一定会动手的,如果是我徒弟的话,我也有理由告诉他,这是我带着徒弟来这里,挑选天岚神兽的。”青衣说道。

    徐阳目露奇怪之色,如果他对青衣拜师的话,那他岂不是玩了自己的*???

    不过,这种感觉,还是觉得挺*的。

    当即就答应了青衣。

    所谓拜师,也很简单,只需要青衣在他们天岚宗的资料库上,输入徐阳现在相貌的,身份信息即可。

    三分钟的时间,青衣就给徐阳注册好了身份,还特意给徐阳取了个,专属于天岚宗的名字。

    风珀!

    为什么叫做这个名字,是因为青衣拥有众多的徒弟,全部都是以风命名的,算起来徐阳已经是青衣的第108个弟子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登陆吧。”青衣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,还是喊我风珀吧,我怕一会儿,见到他们之后,会说漏嘴。”徐阳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风珀,跟为师前往登陆吧!”

    青衣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,傲然。

    之后二人,便离开了战舰,脚踩飞剑,来到了天岚圣岛之中。

    外面虚空,漆黑一片,可是天岚圣岛之中,却是阳光明媚,周围的一切和,地面上的世界,并没有多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在这里,徐阳竟然感受不到,任何先天之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这里,没有异兽骸骨的原因么?

    可是如果没有先天之气,这里的生物是怎么生存的?

    虽说生物的生存,第一要务不是先天之气,但是没有先天之气的滋养,也很难存活,可这里却是生机盎然,动植物似乎都没有受到,这里没有先天之气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里简直就是范围常理了,让徐阳更为不解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不是青衣仙子么?你怎么来到这里了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早早停靠在天岚圣岛边缘的战舰之中,舱门打开,一个光头,打扮痞里痞气,很像是地球上社会青年一般的男人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实力大概是地阶大*第860层,可面对青衣时,却是一脸的吊样,觉得自己很厉害似的。

    “哦,是罗鹏啊?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你师尊呢?”青衣冷冰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尊带人进入,岛屿中心位置,去寻找特等天岚神兽了,他让我在这里守着,在他没有回来之前,任何天岚宗的人,都不得进入,我希望青衣仙子,你能听从我师尊的命令,在此等待着!”罗鹏依旧还是一副很吊的样子,似乎炎无悔的命令,那就是圣旨,就是连青衣这种核心长老,都得听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