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阳和青衣并没有飞走太远,以他的精神念力,自然是感应得到,罗鹏和炎无悔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罗鹏那小子,刚才添油加醋的给炎无悔打了报告,炎无悔,现在正在等着找我们麻烦,既然矛盾无法避免,我先把罗鹏这个狗东西解决吧!”徐阳才是杀伐果断,见势不妙,立马动手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有办法,让炎无悔不敢对我们动手,可是如果杀了罗鹏的话,我那个办法一会失效了,现在我们的实力还不是,炎无悔的对手,能不和他产生正面冲突还是不要的好。”青衣劝说道。

    徐阳也不是冲动的莽夫,现在不是对方的对手,还有办法能让对方不敢对他们动手,那也就没有必要把事情搞大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二人便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脚踩飞剑,向前飞行了两三公里,在路过一处河流旁边,张霖终于去见到了活的天岚神兽。

    它们的模样和998区的天凰族十分的想相似,唯一的不同是它们身上散发着的气息,无论实力强弱,都比天凰族的星空异兽高端的多。

    就仿佛它们是天生的贵族一般。

    一眼扫过去,多数都是黑色羽毛,少有的几个是拥有着铜色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也能发现,这些天蓝深受即使有实力达到地阶的,也没有能力变换成人形,这一点倒是和地下世界的缘远古异兽差不多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些天岚神兽,是远古异兽?

    只是由于这座天岚圣岛,一直漂浮在虚空之中,位置四处变化着,让他们夺过了一劫?

    大概率就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岚神兽,再感应到有人过来后,便全部逃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不要追它们,人类一生只能给一头天岚神兽签订主仆条约,之后天岚神兽便会一直跟随在主人的身旁,所以我们选择一定要谨慎,必须尽可能的选择最强的那一头!”青衣提醒道。

    徐阳倒是没有想到,还会有这种规则,不过既然如此,那他得好好选择选择了。

    继续向前飞行了上百公里,徐阳的精神念力,便感知到了一个光头满脸匪气的男人,他应该炎无悔了

    对方的精神念力,似乎也算不错,也感应到了他们,几个呼吸之间,双方便面对面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青衣,你好大的胆子,不仅违背我的命令,还强迫我的徒弟跪下,这是要故意打我炎无悔的脸么?”炎无悔冷冰冰的大喝道。

    “炎无悔,你的实力虽然比我强得多,但在宗门之中,我们地位是相同的,你让我遵从你的命令?你把宗门的规矩,放在哪里了?这事情如果被我师尊知道了,你觉得他会饶了你?”青衣不卑不亢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牙尖嘴利,在这个世界一切以实力说话,什么狗屁宗门地位?你师尊都闭生死关多少年了?本命魂牌已经处于碎裂的边缘,还失去了亮度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,还拿他来吓唬我?青衣我看你是没招了吧?”炎无悔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师尊不知死活,看清楚这是他的本命魂牌!”说着,青衣便拿出来了一枚泛着古老气息,散发着强烈光芒的魂牌。

    魂牌在人类健康时,只是微微闪光,在遭遇重伤,就会光芒暗淡,甚至会失去光芒。

    碎裂一丝,便可以知道此人生命垂危。

    而绽放着强烈光芒,说明此人不仅没有死亡,反而焕发了新的生机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原本满脸匪气和不屑的炎无悔,却是瞬间满是笑容:“天扬师叔,现在生机焕发,想必是渡过了生死关,距离回归不远了,到时我们天岚宗又能增添一位地阶大*第999层的超级强者了,真是恭喜啊!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恭喜,接下来我希望我们抓捕天岚神兽时,各凭本事,谁也不要互相干扰。”青衣收起魂牌,便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青衣仙子,你早早的就有自己的天岚神兽了,为什么又非得跑到这里来找新的?难道你不知道,人的这一生只能和一头天岚神兽签订主仆条约吗?”炎无悔问道:“如果你想给你的徒弟们寻找天岚神兽,这座岛的外围低等级的天岚神兽,数量可十分的多啊,为什么非得跑到这里和我争夺那特级的天岚神兽?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早就有了吗?现在你跑到这里做什么?”青衣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你就别管了,我有我的理由,这事关乎我的秘密,所以此事无可奉告!”炎无悔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有我的理由,此事我也无可奉告!还是各凭本事吧!”青衣不气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青衣你还真的看的起你自己,就凭你和你身后的菜鸡徒弟,就想争夺特级天岚神兽了?真是自不量力!”炎无悔讥讽起来:“实话告诉你,这一次出现的特级天岚神兽,可是拥有地阶大*第965层的实力,它三个月时间才会出洞一次。

    即使是我单独面对他时,都是处于下风,距离他下次出洞还有两个月的时间,连我都需要联系帮手过来一起帮助我!你们敢去抓它,它会瞬间把你们撕成碎片!就是连我,真是实力越弱,越是自信,不知道你们到底哪来的自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