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为了早点让自己的实力突破,她还是露出一副勾人的模样说:“其实吧,我也很喜欢你,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觉得你是我的真命天子!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啊?我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?”徐阳一副惊喜交加的模样。

    黄敏心中,暗骂徐阳,你有个屁魅力啊,表面却是说:“你不觉得你很英俊么?你不觉得你很迷人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黄长老这么一说,我还真觉得自己,很英俊,很迷人呐!”张霖瞬间变成了自信无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蠢货!”

    黄敏更为鄙视,然后,又故意舔了舔舌头,*的说:“”那你是不是很想的得到我,尝尝我身体的滋味?”

    “啊?这....”

    “不要怕嘛,你想得到,那就告诉我吧,我可以满足你需求。”

    黄敏再次舔了舔舌头。

    徐阳使劲咽了咽口水说;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都一个人来你的帐篷里了,你觉得我说的,还能有假么?”黄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,那我们可以那啥么?”徐阳一副完全受不了的样子,接着就想过来,直接抱住她。

    黄敏一阵厌恶,就这么个臭*丝,还想抱她?

    恶心死了!

    她立马说:*啵愫锛笔裁茨兀磕阆茸砣ィ艺饩*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*服,为什么要让我转身啊,当着我的面脱,不行吗?”徐阳一副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直男,人家这是不好意思嘛,你先转过去身去嘛,等我脱好了衣服,会叫上你的。”黄敏撇了撇小嘴,之前那霸道女总裁的感觉,消失的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,撒娇的女孩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好,那我转过身去,等等你。”徐阳似乎受不了她的撒娇,老老实实的就转过身去了。

    黄敏心里再次暗骂了一声,蠢货,直入主题,当即轻笑了一声,便直接开始施展出来了,自己的合欢之术。

    只瞧着她的双手,发出来一红一绿的光芒,一番运转后,那两道光芒,便打向了徐阳的后背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黄敏拍了拍手,合欢之术,就这么施展成功了。

    此术一旦施展,被施术的人,便心生幻象。

    幻象会按照他内心的*的需求,去形成,可以彻彻底底满足他们心中的*,这也是为什么,现在每一个被她施展合欢之术的男人,都愿意和她站在一队,甚至有些人,对她那是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而随着幻象开始,一旦被施术者,开始在幻象里和女人那啥的话,便会和真的那个时一样,会释放大量的荷尔蒙,而这时就是她吸收荷尔蒙,寻找突破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施展好合欢之术后,黄敏就坐在沙发上,翘起来了二郎腿,等待着徐阳释放大量的荷尔蒙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了,屋内的荷尔蒙的含量,没有增加。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了,依旧是如此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去了,还是如此!

    黄敏绣眉一皱,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过的,之前遇到的男人,坚持最长的人,也只不过是坚持了几十秒而已,徐阳这都十分钟了,还是没有丝毫荷尔蒙泄露出来!

    难不成,这家伙,其实是个yang痿?对于女人没有多少兴趣?

    这倒是让她疑惑了,刚刚进来时,不是满帐篷的,都是雄雌荷尔蒙吗?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是yang痿?

    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她想着这些,到底是怎么回事时,原本后背对着她的徐阳,突然之间起身,闭着眼睛,开始到处摸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美人,美人,你在哪里呢?不要跑,不要跑!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见此,黄敏松了口气,他现在这幅样子,说明并不是没有反应,也不是阳痿,应该是反应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开始吸取,雄性荷尔蒙时,那明亮的双眸,却是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即使是徐阳现在这幅迷情的样子,依旧是没有丝毫的荷尔蒙释放出来!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已经施展过多次的合欢之术的黄敏,此刻也是懵逼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还发现,徐阳闭着眼睛,四处摸索着,竟然朝着她这边摸索了过来。

    嘴里还不停地喊着,美人你在哪?

    美人你在哪?

    黄敏骨子里是瞧不上徐阳的,怎么可能让他碰到?

    就在她想躲开时,却是发现,当徐阳靠近她时,身上便开始释放出来强烈的荷尔蒙了,越是靠近,荷尔蒙也就越是强烈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推开徐阳的她,感受到如此强烈的荷尔蒙,顿时便不打算躲闪了,随着徐阳越来越近,那股荷尔蒙也越发的强烈。

    现在这一点的量,就已经是她生平仅见了。

    这令她大喜不已,觉得她的选择没有错误,这个人虽然是*丝,但却是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她贪恋无比的,吸收着那强大荷尔蒙,越是吸收,徐阳靠得也就越近。

    直到徐阳的双手,和她之间,快要有接触了,她才发现距离徐阳实在是太近了。

    正想躲一躲时,一股比刚才更加强烈的荷尔蒙,传递过来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,自己要不要躲开了,可是就这么犹豫的一下子,徐阳的爪子,就和她来了个零接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