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出来的男人正是徐阳!

    他本来是不想做出头鸟的,可是这些货色,明明实力很强,却是没有一个愿意冒险的。

    他来这里,可是想要得到特级天岚神兽的,可不会在这里和他们磨蹭。

    现在种种迹象表面,现在这天岚圣岛,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,发生了很大的变动,危险性也许比想象中的,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,想得到东西,那就必须得前进,而他徐阳最怕的就不是死。

    看到是徐阳,黄敏面容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之前她还认为,徐阳是个怂货呢,没成想第一个站出来的,竟然是徐阳!

    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之前嘲讽徐阳的人,倒是没有觉得自己被打脸,在他们看来,弱者为了博取机会,才会选择去做这件事情,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。

    黄敏瞧了瞧他们的表情,顿时也这么认为,她心中冷笑不已,想利用这些给自己博取机会?

    呵呵,那我就成全你!

    只要敢去,有你后悔的!

    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,既然你想去的话,我就同意了,不过,你一个人前往实在是太危险了,我就让罗鹏和你一起吧!”说着黄敏看向了罗鹏:“你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?”

    那罗鹏原本是想做缩头乌龟的,可是被黄敏点名,他不赶不上,否则的话,事后他一定会被黄敏报复的!

    想了想,他也只不过是去杀死徐阳而已,只要前方有危险,他把危险推给徐阳,自己跑路不就行了吗?

    届时不仅杀了徐阳,还能成为在场人的功臣,怎么算,他都觉得值啊!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便从人群之中,站了出来,露出一副英雄无畏的表情说:“回黄长老的话,我愿意!”

    青衣和碧波,并没有去阻止,她们都清楚,徐阳拥有不死之身,只要对方不能将他困住,他根本不会存在,任何的危险。

    罗鹏则是笑眯眯的走向了徐阳,把手搭在徐阳的肩膀上说:“不要害怕,有我罩着你。”’’

    “有你在,我就放心多了。”徐阳也是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!!”罗鹏狂笑了几声,心里却是暗骂蠢货!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其他人啊?”黄敏故意问了问。

    都有人去打头阵了,哪里还有人愿意跟着,960层以上的强者,选择闭目养神,其他人低着头,根本不愿意和黄敏对视。

    这些不出黄敏所料,摇了摇头说:“看来也只有你们两位勇士了,那就你们去吧,如果能安全回来,我们都会对你们奖励的!”

    “多谢,黄长老!”

    徐阳和罗鹏假模假样的拜谢了一声,便身形一闪,便进入了前往安静无比的森林之中。

    那罗鹏似乎在计算着,青衣的精神念力的探测范围,并没有立刻对徐阳动手。

    徐阳根本没有在乎这个垃圾,想杀死罗鹏,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,而是将注意力,都锁定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随着释放精神念力,探测前方的情况,越是往前,徐阳就越是震惊。

    不要说什么天岚神兽了,除了花草树木这些植物之外,这里连一个会呼吸喘息的动物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实在是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继续向前飞行了,五百公里,依旧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那些天岚神兽,得知大量的人类前来,提前躲起来了?

    不过,原本在虚空四处飘荡的天岚圣岛,突然停止,又有这么多人,得到这里的位置,一切的一切,都在告诉徐阳,这里一切,绝对没有那么简单,就让人搞明白。

    二人达到一处小溪边时,罗鹏突然嘴角露出来了一抹笑容,脚步突然停了下来,他觉得现在的距离,以那些强者们的精神念力,应该是探测不到了,他也该动手了,

    “那个你叫什么来着?”罗鹏人畜无害的问道,似乎要和徐阳促进一些关系,想降低徐阳的防备心理,他好一击必杀!

    “我叫风珀。”徐阳将自己现在的假身份的名字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名字是不错,这周围看着也没有什么危险,我们在这里休息休息吧。”罗鹏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,蹲在小溪旁,喝了几口水建议道,

    同样,徐阳也认为这里,其他人探测不到,也是他动手的好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说: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各怀鬼胎,就在二人想动手之时,小溪的另外一边,竟然出现了一个人!

    那人头发散乱,衣衫也早就破损,不过从他胸口的标识,还是能看出来,他是天岚宗的人,实力达到了地阶大*第965层!

    他正在快速奔跑着,似乎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,再追着他。

    徐阳展开精神念力去探测之后,却是发现他的身后,并没有任何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人也看到了徐阳和罗鹏,目露喜色,一个跳跃,来到了徐阳和罗鹏的面前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,冒出来一个天岚宗的人,打破了二人的计划。

    对于天岚宗的人,徐阳并不熟悉,而那罗鹏仔细打量了一番,顿时一惊:“茶夫长老!”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,难道你们是天岚宗的弟子?”那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散乱的头发,露出来一双深邃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都是天岚宗的人,茶夫长老,你不是一千年前,就失踪了吗?你怎么还会活着?又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?”罗鹏难以置信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