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战斗结束之后,黄敏等人全军覆没,天岚神兽这里,再次损失了6头!

    前前后后,总共已经损失了11头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茶夫和左*有了强烈的危机感了,如果继续下去的话,特级天岚神兽,可能全部都得死光!

    到时候就得是他们两个应战,黄敏所有人了。

    虽说以左*的实力,可以自保,但是如果无穷无尽的话,她早晚也会力竭之后,被黄敏等人杀死的!

    真是该死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这边想着,黄敏等人,就再次复活了!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他们真觉得是头皮发麻!

    他们觉得那位强者玩的有些过分了!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,我请求你不要这么玩我们去好不好?有什么事情,我们好商量!”左*冲着天空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黄敏等人,立刻紧张了起来,他们生怕那位强者突然之间,不愿意和他们商量,那样的话,他们可能再次死亡之后,就无法复活了。

    整个地下空间,瞬间安静了起来,可是他们千等万等,对方都没有任何的回复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说这位左*,你就别等待了,那位强者,根本没有搭理你的意思,你就等着被我们慢慢熬死吧!”黄敏等人狂笑起来,随后再次动手!

    听着他们再次打起来,此事的始作俑者徐阳,目录喜色,他本来只是想消耗消耗他们的战力,可是现在看来,这效果要比他想象中的好!

    原本他还担心,那些金色特级天岚神兽,死亡以后还会像是那些银色天岚神兽那般复活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他真的是太高看对方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它们能复活,结果只不过是机器人。

    看来生物死亡,真的是铁律,想打破确实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这个节奏继续下去的话,用不了多久,徐阳就能靠着黄敏等人,硬生生的把左*他们给消耗完蛋。

    只是事情能有这么顺利么?

    徐阳不敢妄下定论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如果不顺利的话,他就在这里慢慢等待到,这里空间破碎为止。

    再次战斗了五六波后,金色的天岚神兽,仅仅剩下来十几头了,现在的情况已经彻底的反转,黄敏这边倒是成为了人多势众的一方。

    只要再进行一次拼死战斗,来个极限一换一,金色的天岚神兽,就得全部死亡。

    左*和茶夫的脸色更加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茶夫,要不放他们离开吧。”左*已经不想继续战斗下去了,再继续的话,金色天岚神兽,将全部消失,而她如果继续缠斗下去,最终也会被他们耗死的。

    “坚决不能放他们离开,一旦让他们离开的话,他们所在势力一定会派遣更强的人来这里,到时你觉得你们还有活路么?”茶夫摇头道:“到时候别说是你了,天冠大人也会被他们毁灭,放他们走真的是百利而无一害!”

    “那继续打下去的话,我们也不会有丝毫胜算的,最终会被他们消耗致死!左*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非得要和他们战斗?反正他们也出不去,也无法和他们联系,我们只要回到密室之中,他们谁也出不去,地下世界的事情,谁也不会知晓、

    即使天岚宗的人派人前来查探,只要他们不知道地下世界的事情,他们就不会发现有什么异样!”茶夫提议道:“按照地之血祭来说,还有诸多办法,可以进行血祭,我们可以再找其他的办法,来将天冠大人复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只能如此了。”左*虽然有些不甘心,但是眼下的情况,继续消耗下去的话,最后完蛋的会是他们。

    她当机立断,再次让天岚神兽们和黄敏他们战斗。

    而她也没有闲着,这一次她也参与了战斗,不愧是地阶大*第985层的强者,随着她参战后,即使黄敏等人采取了极限一换一的策略,最终他们所有人全部战死之后,也仅仅是再次死亡五头,最终还剩下来了五头金色天岚神兽。

    随着黄敏他们再次死亡,趁着这个空隙,左*盖上冰棺后,将其封死,便和茶夫打开了暗门,带着所有的金色天岚神兽进入了暗道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暗门关闭,他们也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灭天网被他们也没有拉下,直接带走。

    他们目的也很明显,放弃杀死这里的人,想把所有人都困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该怎么办?”青衣和碧波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担心,他们既然可以在这里建造各式各样的暗门,那也就说明这里的一切并非坚不可摧,现在打不开,只能是说明现在实力还不够,等实力变强后,一切问题那也就迎刃而解了。”

    徐阳心里虽然也着急,现在距离他和莫斯的一年之约还不到十个月,他必须到期之前离开这里,将莫斯给抢回来,否则的话,何馨儿的性命将会受到威胁!

    但是他也清楚,着急也没有用,他能做的,就是尽可能让自己强大!

    这样才有破局的机会。

    随后徐阳便再次把黄敏等人给复活了,他们不是平常之人,他们被困在这里,一定也会想办法出去的,也许他们能找到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事实也果真如此,瞧着茶夫和左*跑了,他们纷纷开始想着该怎么逃离。

    最终一番讨论,他们将目光全部锁定在了那悬空的冰棺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