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发现,在幽冥鬼刀触碰到到冰棺之上后,竟然有一股气流,被幽冥鬼刀吸入其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徐阳竟然感觉到,幽冥鬼刀有要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冰棺传出来的那股气流,可以增强幽冥鬼刀的活性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这苏醒的感觉,前所未有,准确的说,那股气流是可以让幽冥鬼刀苏醒的!

    真是千转万转得不到,柳暗花明又一村啊!

    没有想到在这里,能找到,可以让幽冥鬼刀苏醒的东西。

    徐阳很快,就收起了表情,这座冰棺里面,躺着茶夫和那左*所说的天冠大人,这里面的那股气流,应该也和那位天冠大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被那左*发现,必然会拼死也要阻止幽冥鬼刀吸收。

    所以徐阳,依旧装着是一副绝望的表情,同时将幽冥鬼刀放在那冰棺之上,尽情的吸收着从冰棺里面,冒出来的那股气流。

    黄敏等人,依旧是为了,谁能成为独享所有人*资源,而吵个不停。

    躲在密室里的茶夫和左*,则是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,还真的妄想,可以把*资源放在一个人的身上,就能从这里出去了吗?真是异想天开,别说是他们了,就是地阶大*第999层的强者,被困在这里面,也别想出去了。”左*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茶夫震惊了,即使他早就和左*是一伙的了,他也不知道,这里竟然可以扛得住地阶大*999层强者攻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是真的,实话告诉你,制作天岚圣岛,其实不是一座岛,而是天冠大人身前的尸身!”左*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你不说,我也能猜到,我想知道,为什么连地阶大*第999层的人,也无法强行从这里出去?”茶夫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天冠大人身前,可不是什么地阶大*强者,他是天阶巅峰强者!”左*说到这里,目露崇拜恭敬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?天阶巅峰?可根据我所知,在我们这个级别的超级世界中,从来都没有人达到过天阶啊?最强的还是无涯君,据说他的实力,已经突破了地阶大*第999层,无限接近天阶了,可也只不过是接近而已。”茶夫越发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知道的事情,太少了,实话告诉你,我们异兽才是这处超级世界的主人,而你们人类才是侵略者,当年你们人类突然之间入侵到我们所在的超级世界,对于这里强者,进行了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强大异兽,都被他们打死,星空异兽也不例外,为了能保全自己的性命,天冠大人,舍弃了自己的身躯,变化成为了人类的模样,只是变成之后,天冠大人才发现,自己新的身体,并没有人类的气息,和几个人类战斗之后,才从他们身上得知,人类这是要把整个超级世界降级,要杀尽所有的天阶以上的强者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天冠大人,知道自己不能幸免,也就临时将他原本的身躯,制作成为了一个可以在虚空之中,漂浮的岛屿,同时他也让自己处于一种假死的状态,等人类将这处世界成功降级之后,在苏醒。

    届时人类天阶强者都没有了,他也可以称霸整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最终天冠大人成功了,他的假死状态,成功欺骗了人类。

    可是千算万算,没有想到,这些可恶的人类,竟然毁掉了,天冠大人苏醒需要的所有东西,这也导致了,天冠大人,一直无法苏醒。

    为了尽早能让天冠大人苏醒,我们数百万年来,一直都在不懈的努力,可即使我们损失惨重,也没有再次找到,可以让天冠大人苏醒的材料,直到你的出现,你说那地之血祭,可以让天冠大人苏醒,我才留住了你的性命。”左*回忆的说道。

    茶夫心头狂震,他实在没有想到,人类先祖竟然才是侵略者,更没有想到,人类先祖过去竟然那么强大。

    天盟和王族,对于他们隐瞒的东西,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茶夫就陷入了狂喜之中:“那按照你这么说,只要天冠大人苏醒,他就可以恢复到天阶水平?可以横扫全世界?”’

    “当然,世界第一强者,无涯君在他的面前,连一只蚂蚁,都算不上,到时候所有的人类,都将成为我们异兽的奴隶!”左*面露疯狂之色:“而你,作为辅助者,可以让你去管理那些人类,你想怎么欺压,想怎么报复,都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!!”茶夫也目露疯狂之色,可见当时天岚宗的见死不救,让他心理畸形了,明明是人类,却对于人类,充满了仇恨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就好好,在研究研究地之血祭,找到其他的办法,来唤醒我们伟大的天冠大人吧!”左*目露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,经过这些天,我其实已经研究差不多了,按照地之血祭里面的规则,我又排列出来了一些人,只要将他们吸引过来灭杀掉,天冠大人就能苏醒了。”茶夫微微一笑,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一些:“天冠大人的冰棺在那里,万一被他们破坏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左*通过监控扫了一眼,顿时露出一抹不屑的神态:“那可是天冠大人躯体的大脑所制作的,就这些垃圾,他们是不可能破坏掉的.....”

    只是说到这里,左*双眼瞬间瞪直了,像是发现了,她无法想象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