扑了个空的左*恼怒异常,再次对灭天网开始了损毁。

    令她失望的是,即使她实力暴增了,依旧是无法将其损毁。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左*狂吼着,然而让她更为抓狂的是,即使徐阳躲进那空间里面了,徐阳依旧是没有放弃进攻,继续将所有人再次疯狂进攻,即使每次都被左*秒杀,依旧是没有停歇。

    左*无法脱身,只能应战。

    而进入灭天网空间里的徐阳,托着下巴,想着下面到底该怎么办??

    经过刚才吸收冰棺之上的气体,徐阳能感觉到距离幽冥鬼刀,苏醒不远了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再让幽冥鬼刀吸收五分钟,就能苏醒!

    只是现在他被迫再次进入其中,让幽冥鬼刀无法再继续吸收,他必须得想过办法,再次出去,让幽冥鬼刀再次吸收五分钟。

    在徐阳的潜意识之中,他是觉得有办法的,可是这个办法,他是怎么都想不起来!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快点想出来啊!

    徐阳都快把脑袋抓破了!

    依旧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一晃眼,一个月的时间,马上就要过去了,根据旺达所说,距离空间破碎,也就只有五分钟了!。

    随着空间破碎,徐阳也就无法在这里呆着了。

    可是直到现在,徐阳依旧是没有想到,那个办法!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办法啊啊!!!

    快点想出来啊!

    把视线拉到外面的空间,左*的实力,自从狂升到地阶大*第990层之后,耐力也上升了很多,打了将近一个月,气息连丝毫衰退的都没有,反而越战越勇。

    她似乎也感觉到了,灭天网里面空间开始变得不稳定了。

    她变得兴奋激动了起来:“小子,里面的空间,开始不稳定了吧?一会儿这处空间破碎之时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徐阳心里多少有些慌了,他不怕死,但是他怕被困住,一旦困住,何馨儿可能就永远离他而去了!

    这种事情,他是绝对不能让其发生的!

    “我一定能想出来,一定能!一定可以!”

    越是到危急时刻,徐阳反而越是冷静了下来,他脑海里开始不断的,出现着他所拥有的所有东西。

    就在空间破碎的那一刻!

    徐阳眼前一亮,他想到了一件东西!

    “虽然从来都没有使用过,但是也只能靠它了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空间破碎,徐阳被强行排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徐阳出来之后,左*大喜不已,一招将在场的人类,全部消灭之后,便速度极快的冲着徐阳前来,她要将徐阳一击必杀!

    至于徐阳会不会复活的事情,她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只要在乎,要把徐阳这个危险人物,给控制住,一旦将其控制住,什么事情,都能解决了!

    她的速度,快的让徐阳根本反应不过来,直接捏住了徐阳的脖子:“你去死吧!”’

    “嘭!”的一声,徐阳的脖子,被捏的粉碎,可是令左*没有注意到的事情,是徐阳在被她打死的那一刻,一粒胶囊形状的东西,被徐阳扔在了那冰棺之上。

    解决了徐阳之后,左*的神情,也没有放松,她要等待着徐阳复活之后,将他给控制住起来!

    过了不到一分钟,徐阳再次复活!

    她看准了时间,一挥手,地面之上,突然之间生出许多的骸骨,迅速围成了一圈,将徐阳控制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徐阳尝试的去突破,却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不过,徐阳可不会想着,就这么束手就擒,立刻发动了自爆*,自杀而亡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徐阳复活的地点,就换了个地方,在复活的那一刻,他也快速将其他人复活,企图让他们来制止左*。

    只是左*实力强大,也不是吃干饭的,早就预料到,徐阳会这么做,一招将他们全灭,随后又将徐阳控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故技重施!

    再次自爆!

    来来回回,五六次后,左*嘴角露出来了一抹笑容,她算是看明白,徐阳自爆复活后,为什么会变成其他地方,那是因为,徐阳自爆之后,身体残渣,会飞溅到其他的地方!

    他可以在身体残渣,飞溅的范围之内,任何地方复活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给你多弄几层,让你的自爆之后的残渣,飞溅不出去!”

    在左*的操控之下,等徐阳复活的那一刻,数十道骸骨制成的墙,将徐阳团团围住,丝毫缝隙,都没有给徐阳留下。

    即使徐阳再次自爆,复活的地方,依旧是原地!

    “哈哈哈,终于把你这个危险人物,控制住了!”左*狂笑了几声,便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,征战无数,可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,徐阳这种刺手的敌人,如果此人能和她一起,成为天冠大人的奴仆,尽心辅助天冠大人的话,效果一定比茶夫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当即她心里,便有了收服的心思,她轻笑了一声,冲着被困住的徐阳说;“我很欣赏你,想重新获得自由也很简单,那就是成为我们天冠大人的奴仆,从今往后,为我们天冠大人服务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只喜欢别人做我的奴仆,可不喜欢我做别人的奴仆,而且你也不要认为你现在就胜利了,看看你后面吧,会有让你吃惊的东西。”徐阳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嘴皮子还真硬,你已经被我控制住了,我还真不相信,还有什么东西,能让我吃惊。”左*不屑的说着,便回头一看,顿时,差点惊掉了,她的下巴!

    《上门龙婿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