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宗里的异兽骸骨数量极多,春去秋来,徐阳在里面呆了一年之久,还是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白眉,常柔等人,来回踱步着,面露着急之色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谁能猜得到?徐阳大人,在那里做什么吗?”白眉终于忍不住了,出于对徐阳的敬畏,他发自内心,对徐阳的称呼改了口。

    “白眉师兄,我实在是无法理解,徐阳大人,到底在做什么,咱们这里的异兽骸骨,每一件都是记录在案,少一件的话,显示器上就会显示,少一件。

    可是我查了查数据,下面的异兽骸骨,一件也没少,实在无法理解,他废了那么大的功夫,想要得到异兽骸骨,却一点也不使用,实在是让人费解,无法知道,他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!”常柔摇了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呢?谁能猜测出来?”白眉又看向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无法知道,相比猜测徐阳大人,在里面到底做什么,我们应该着眼于,马上就要再次开启的战斗!”水蛇脸色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年以来,天岚宗不是一直接受调查,咒天派也因为徐阳大人出手的缘故,误以为咱们这里有梦魇谷的幻术高手,不敢随意进攻了吗?”白眉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之前确实是这种情况,可是就在刚刚,我收到了天岚宗和咒天派的战书,这一次和以往不同,他们会联合起来,同时进攻,我们和梦魇谷,根据我们安插在那边的内应所说,他们咒天派的人,已经掌握了解决,天宇幻术的办法。”水蛇回道。

    白眉等人,纷纷皱起来眉头,不过,想到徐阳之前所说的话,他们倒是没有之前听闻要全面开战时的慌张,白眉更是轻笑了一声,情绪高涨的说:“咒天派和天岚宗也是蠢货,竟然把徐阳大人逆天的能力,理解成为什么天宇幻术,真是蠢,既然他们这么认为,那么这一次,我们就要让他们好好震惊一把了!”

    “只,只是.....”

    其他人并没有像白眉那般情绪高涨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白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阳大人,他真的会在我们死亡时,再把我们救活吗?之前他带着我去的地方,可是天岚宗的天岚圣岛,并且我还在那里,见到了天岚宗的人,会不会徐阳大人就是天岚宗的人?表面上那样说说,实际上是对我们不利。”常柔担忧道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,也纷纷点头,表示担忧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!你们也太瞧得起自己了,我们现在连小命,都被他攥在手里了,他想杀死我们,在一念之间,你觉得我们有资格,值得徐阳大人,为了对我们不利,而耍什么花样么?”白眉冷笑道:“真不知道,你们哪来的自信!”

    常柔,水蛇等人,身体一怔,顿时尴尬无比,是啊,她们在徐阳眼里,算什么东西啊?

    小命都被他攥着,哪有必要给他们耍心机?

    “那,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常柔尴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全力应敌了,只要我们联合起来,就能变成九个中等*者,只要对方不直接出动高等*者,我们还是可以应对的。”白眉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被打了脸,常柔等人,也不敢说话了,所有人开始动员起,宗门的人,积极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天岚宗和咒天派,再次发送了一封劝降书,只要他们投降,从今以后归顺他们,就可以不对他们出手,事后也绝对不会,让他们成为奴隶。

    这种条件,放在过去,药宗之前叛变那几个人,会动心不已,毫不犹豫的叛变,现在有了徐阳的存在,他们直接严词拒绝!

    得到回应的,天岚宗和咒天派的人,各个都是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“药宗还真把自己太当回事了,竟然敢拒绝我们开出的这些条件!”姜刑天猛地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刑天长老,莫要动气,药宗这就是小人得志,以为上次杀了你们四个长老,自己就牛逼了,这一次你们咒天派的,天罚长老不是也会来参战吗?他天生灵体,可以免疫所有的幻术。

    并且他的实力,在中等*者里面,也是强者!只要我们配合着他,药宗会被我们轻松拿下的。”天岚宗派遣的长老,碧化天尊笑道:“况且了,我们天岚宗,为了破除天宇幻术,也是采取了手段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拿出来了一面铜镜。

    “照灵镜!”

    姜刑天立刻将其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刑天长老,还是挺识货的嘛,此物是我们天岚宗的至宝,照灵镜!任何幻术,在它的照耀之下,都会失效,露出原形,我这照灵镜和你们的天罚长老一起配合的话,你觉得那天宇幻术,还能有用么?”碧化天尊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当然是没有用的了。”姜刑天更为放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想什么时候开战?”碧化天尊迫不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罚长老,刚才已经给我发了消息,很快就会前来,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即可。”姜刑天回道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之后,一身血袍,手持红色长剑的男子出现在了天岚宗和咒天派的大营前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