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?你的意思,是你先给我单挑么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本天尊,都出来了,你说我是不是想和你单挑!”碧化天尊冷笑道。

    姜天罚等人,也没有去阻拦的意思,从刚才徐阳的速度来看,他们就已经认为徐阳的实力绝对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正好让碧化天尊,上去试试,徐阳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至于碧化天尊,是生是死,他们也就不会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之前说了,我要单挑你们一群,你一个人上来,岂不是说明我徐阳言而无信?传出去,还让别人怎么想我?”徐阳摇了摇头手指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嚣张也是得有限度的,现在还敢说这种话,你是真不知道,死字是怎么写的!”碧化天尊脸色愈发的阴冷。

    话罢,碧化天尊,就不打算和徐阳废话了,他背后出现了金色的虚影,显然他早早的就和特级天岚神兽,签订了主仆条约。

    “碧化天尊,要留活口,我们还需要从他手里,得到召唤术!”姜天罚立刻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有分寸!”碧化天尊回道,随即背后的虚影展开,便准备攻击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想启动时,却发现他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碧化天尊仔细检查,才发现,和他已经签订主仆条约特级天岚神兽,此刻竟然瑟瑟发抖,无论他怎么催促,它都在瑟瑟发抖,没有走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姜天罚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天岚神兽,可是他们天岚宗最引以为豪的东西,现在关键时刻掉链子,他们天岚宗还不得被咒天派的人,笑掉大牙?

    他并不想承认,立刻再次催动,甚至用自己的心念,去恳求和他签订主仆条约的特级天岚神兽,结果却连回应都没有,他只感应到,他的这位天岚神兽,现在十分的害怕,周围似乎有让他感觉到恐惧的东西。

    碧化天尊眉头一皱,他仔细看了看周围,却没有发现任何,可以让特级天岚神兽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别东张西望了,你背后的特级天岚神兽,那是在怕我。”徐阳冲着碧化天尊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,再搞笑么?天岚神兽,怎么可能会怕你?”碧化天尊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是吧?那我现在让他脱离你的身体。”徐阳笑了笑,右手一抬,碧化天尊身后,那金色的虚影,便有了动静,他开始极力想要挣脱,碧化天尊的身体。

    碧化天尊脸色巨变,他立刻用主仆条约去*,结果却没有一丁点的用处,遭到了特级天岚神兽的强烈抵抗,最终那特级天岚神兽,强行从他的背后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由于他们签订主仆条约之后,除非两者商量好,才能正常脱离,如果没有商量好的话,根本无法自然脱离,特级天岚神兽,从他的背后强行脱离之后,碧化天尊的后背,直接被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疼得他惨叫不已!

    “这难道就是召唤术的能力?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震惊!

    “召唤术个屁,看清楚老子背后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徐阳一句话,打破了他们的猜想,紧接着,他的背后,便出现了,一道巨大的紫金色的虚影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特级天岚神兽,便再次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等级的天岚神兽?”

    天岚宗的其他人,立刻认出来,徐阳背后是天岚神兽,但是他们从未见过紫金色的天岚神兽,同时也明白,徐阳刚才为什么,能展现出来,如此快的速度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说是,它们这些天岚神兽的老祖宗级别的了。”徐阳没有瞒着他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岚宗的人听此,并没有想象中的恐惧,眼神里,反而各个露出贪欲,都在想着,如果他们能把徐阳背后,祖宗级别的天岚神兽,抢过来,给他们自己使用的话,那他们的实力,都会大增。

    至于跪在地上,疯狂嘶吼喊叫的碧化天尊,他们也根本没有管的意思,死了才好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们就能少一个竞争对手了。

    而咒天派的人,看着徐阳,则像是看到了一个宝藏一般,在他们眼中,徐阳不仅仅拥有宝藏,还拥有祖宗级别的天岚神兽,如果这些都被他们得到的话,那么他们也都会实力大增,未来发展至少能和无涯君平起平坐,成为和天盟,王族并列的强大存在。

    越想他们越是激动,每个人都有心,想将徐阳的一切都抢到手里。

    为了利益,周围的气氛也开始变得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很有马上就要大打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,竟然都不管我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碧化天尊,喝了一口生命之气后,伤势恢复好了,便冲着他们怒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可是堂堂的碧化天尊,被一个区区小辈给伤了,如果我们去帮你的话,你的脸面往哪里搁呢?”姜天罚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知道,你们打的什么鬼主意,是不是想让别人都死了,你们好坐收渔翁之利啊?告诉你们,如果都抱着这种心态的话,我们只能先行消耗,届时最终占便宜的还是这小子,你们如果真想得到的话,就联手把这小子给打败,我们之间,再决生死!”

    经历了刚才的痛,碧化天尊,比他们都清醒的多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,也瞬间被他点醒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先把这小子解决了,再说分东西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很快他们就统一意见了。

    随后,便一起看向了徐阳。

    “这才像话嘛,之前我就说了,要单挑你们一群,现在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徐阳脸上出现一抹,强烈的战意。

    说着,专属于地阶大*第999层的气息,便展现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