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新活过来的姜天罚,看着其他人都灰飞烟灭,他的脑海里,再次回忆到了,徐阳强大无比的攻击力,依旧是忍不住全身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,徐阳的实力,竟然会那么的强!

    之前他以为,是靠着召唤术,可是现在想来,徐阳那是纯实力强大,和召唤术有个屁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徐阳的声音响起:“我把你救活,难道你不惊讶吗?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已经把药宗的人,救过来好几次了,我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了,你把我救活,大概率是想让我帮助你,一起去灭了我们咒天派吧?”姜天罚是个聪明人,直接猜测出来了徐阳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人,既然你看得出来,那么就带着我去吧。”徐阳命令道:“你不带也行,我相信你们咒天派,总有人为了苟活,从而愿意配合我的。””

    “谁也不想死,咒天派虽然是我姜家的,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我为了保全我的性命,我自然愿意配合你,只是我想知道,你为什么非得要灭了咒天派?天岚宗,你怎么不去?”姜天罚问道。

    “姜夔,你认识么?”徐阳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,他是我们宗主的儿子,未来是要接替我们宗主,成为新一任宗主的,难不成,你想灭掉我们宗门,是因为和姜夔有矛盾?”姜天罚很是奇怪的说;“姜夔这小子,除了上千年前,出去游历过一段时间,其余的时间,都在宗门内呆着,他是怎么和你产生矛盾的,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搞错?你看这些,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徐阳一招手,何馨儿,便出现在了姜天罚的眼前:“这是我的妹妹何馨儿,而那姜夔上千年前,就在他们先祖身上,种下来了咒诅!害得她们家族,都活不过35岁!现在她的家族,就只有她一个人了,几乎被灭族,姜夔把她的而家族搞成这样,那么对不起,我也会把他的家族,全部灭掉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”姜天罚一眼便看出来,何馨儿的咒诅,是姜夔所设下的,那是他独有的印记,也只有他可以解开,其余的人,根本无法解开。

    随即他全身都颤抖了起来:“该死的姜夔,没有想到,我们咒天派的灭亡,竟然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“别在这里废话了,我已经告诉你了,现在就真实的给我说说,你们咒天派的战力,但凡玩什么花招,我会让你立刻毙命。”徐阳再次命令道。

    徐阳的强大,以及他可以让人死而复生的能力,他可都是见识过的,他只要还想活命,他就老老实实的,听从徐阳的安排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觉得现在徐阳带来的危机,对于他来说,那都是无妄之灾!

    如果没有姜夔这个狗东西,徐阳怎么可能和咒天派为敌,怎么可能会帮助药宗,来打败他们咒天派?

    他又怎么可能会,成为徐阳的阶下囚?

    姜天罚对于姜夔,那是恨意满满,忙是说:“我什么都告诉你,但是你必须留我一条性命。””

    “你表现好了,让我满意了,我自然会留你一条性命,现在敞开你的心扉,让我的精神念力,探测你心底所有的秘密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回答,不是姜天罚最期望的,但是她的小命,被徐阳攥在手里,他又能如何?

    只能老老实实的配合,敞开了自己的心,让徐阳用精神念力探测起来。

    一番探测过后,徐阳便了解了,咒天派目前真实的情况。

    和他之前所说的差异不大。

    他们宗主,姜天鹰,是唯一拥有高等*强者的人,不过,他们先祖确实给他们留下来了很多的能量,一旦使用起来,他的战力,会提升提高3倍以上,甚至可能是5倍。

    由于过去天盟和王族的调控,各大门派之前,很少会出现,像是现在这种的死斗,即便是发生大规模的战斗,也会被天盟和王族制止,所以他们宗主,从来都没有使用过那个秘术,具体是3倍还是5倍,他也无法确定,而剩余的战力,还有8个中等*者,以及12个下等*者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咒天派的实力,确确实实比药宗要强悍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那该死的姜夔,经过他们宗门死去长老的传承,不仅成为了地阶大*第999层的强者,更是成为了,中等*者!

    实力也算是强劲。

    了解这么多后,徐阳并没有立刻前往咒天派,毕竟咒天派宗主,姜天鹰如果是可以增加五倍实力的话,那么也根本不是他可以对付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他得把阿虎带上!

    根据之前的测试,阿虎的战斗力,会根据徐阳的实力来提升,过去徐阳的实力,都是地阶大*第多少层,现在他已经成为了*者,阿虎具体能比他强多少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阿虎一定比他强!

    有了阿虎在,这一次成功率会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看着躺着的何馨儿,徐阳眼神里透着一股坚定:“馨儿,这一次,哥一定让你苏醒的,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失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