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!”

    姜天罚没有犹豫,虽然这次死亡已经成为定局,但他是一个信奉命运的人,该死的话,那无论如何,也逃不掉,不如坦然地去面对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姜天罚告知了宗门,药宗比想象中的要强大,出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人物,只活下来他一个后,他也同时告诉咒天派,徐阳,阿虎和水镜月,就是那群不可思议的人群其中之三,只有把他们了解透了,他们咒天派,才能有机会打败药宗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目的,并不是徐阳故意想把事情,搞的麻烦,而是这一次事关何馨儿能否苏醒,他必须要稳妥,绝对不能让咒天派的人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万一姜夔,那狗东西,听到风声跑得没影了,那再想把他给抓到,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将此消息,通知给了姜天鹰之后,徐阳,阿虎和水镜月,便和姜天罚一起从虚空跳落,来到了咒天派总部的门前。

    相比药宗的仙气飘飘,咒天派这里,天空乌云滚滚,整体色调昏黄,让人觉得十分的压抑。

    咒天派并没有,那种亭台楼阁,只有一座座山,仿佛是魔窟一般。

    几人刚到,一个咒天派的弟子,便着急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的,拜见,天罚长老,宗主他老人家,已经知晓了您发送的消息,现在正在议事大厅等待着您。”

    “嗯,前方带路。”

    姜天罚面无表情嗯了一声,便示意身后的人,将徐阳三人,押送跟随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之后山门打开,众人便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只是事情,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众人刚刚进入山门之后,便出现了一处巨大的大厅。

    几人刚刚上前,一张巨大网,便悄无声息地,降落下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徐阳的精神念力,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等他们发现时,那道巨大的网,已经将周围封死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姜天罚脸色微变,正要给徐阳说时,徐阳却传音告诉他:“千万不要露出来任何慌张的神色,他们现在不相信你也很正常,接下来他们应该会用精神念力来探测你,你不要怕,有我在,谁也没有能力,探测到你内心的秘密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探测完之后,还是不相信你的话,,以我们的能力,也可以将这破网给打碎!随后你就带着我,先去找姜夔!之后再处理其他人。如果他们相信了你,就继续按照原计划进行,想办法让姜夔出现在我们的面前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姜天罚点了点头,随后便是大怒的冲着大厅吼了起来: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竟然敢把我困在这里了?想造反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天罚长老,我可不敢造您的反,只是宗主说了,你汇报的那些消息,实在是匪夷所思,为了辩证事情的真伪,我们需要您来配合我们,进行精神念力检查,如果确定,您所说的一切,都是真的,我们就会放了您。”

    一个脸色惨白,长得阴里阴气的,像是太监一般的男人,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,实力达到下等*,也是一位地阶大*第999层强者。

    “诚恒,你这个外姓人,竟然敢这么对我,你也配对我进行精神念力检查?”姜天罚脸色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可不是我让做的,而是宗主命令的,我也只不过奉命行事而已,天罚长老,你可不要把这件事情怪罪到我头上。”诚恒笑眯眯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来检查吧,如果检查不出来什么,我要你们好看。”姜天罚冷哼了一声,竟然打开了自己的内心世界,任由他们的精神念力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水镜月紧张了起来,她不明白,姜天罚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?

    一旦被检查,不就什么都露馅了么?

    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那诚恒用着精神念力,扫了几圈之后,竟然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他一改之前的态度,忙是撤掉了那道网,诚恒上前赔罪道:“天罚长老,果真是咱们咒天派的中流砥柱啊,那是绝对不可能对咱们宗门有丝毫谎言的!”

    “别在这里废话,现在带着我去找宗主,我现在需要和他一起解决眼下的难题!”

    姜天罚脸色更为阴沉,实际上他心里,却震惊无比,他刚才能明显感觉到,徐阳的精神念力,将他脑海里关于他们的事情的记忆,全部掩盖,这无疑说明,徐阳不仅实力强大,就是连精神念力,也远超他们这些人。

    之前他都是想着徐阳变强是靠着,昆仑神殿可是随着接触的多,他却发现,徐阳的强大,似乎和昆仑神殿没有多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心里开始再想着,徐阳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怎么各个方面,都强得离谱?

    “是,您跟我来!”诚恒忙是点头,随后一挥手,三张咒印,便打在了徐阳三人的身上,紧接着金色三张金色的网,将他们紧紧的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在来之前我可是已经,在他们身上下了*的符咒了,诚恒,你这样做,是不相信我?还是你觉得我天罚实力不行?”姜天罚故意找茬道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诚恒反而越不会怀疑,忙是解释道:“我也是怕他们会跑路了呀,我的实力虽然和您不能比,但是加一道*的符咒,就等于加上一道保险了,之前您汇报宗主,不也是说他们,很特殊!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以后少在我面前耍嘴皮子,哪天爷爷心情不好,直接扭断你的脖子。”姜天罚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绝对不会下一次了。”诚恒说罢,一挥手,一张符咒扔出,眼前的空间,竟然出现了裂痕,紧接着一个空间通道,便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天罚长老,宗主他老人家行踪不定,这是特意为您开启的空间甬道,可以直通他目前的住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跟着过来么?”姜天罚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涉及宗门大事,我一个外姓人,也没有资格参与讨论,就不跟着去了。”诚恒似乎十分识时务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姜天罚冷哼了一声,率先进入了空间甬道,而那诚恒则是很快离开了。

    徐阳觉得有些不对劲,他立刻在那诚恒的身上,打了一道精神念力,这才踏入了空间甬道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