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,天罚长老,你说的可真不错!这个意见值得考虑。”

    姜天鹰似乎动心了,略作片刻的思考后,他便问徐阳:“这换血该怎么换啊?难道还要把双方的血都抽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宗主,您误会了,当然不用抽双方的血,只需要把我体内血的精元逼迫出来,传递到另外一方的身体里,再经过我们族人的传承秘法,就可以将能力传递下去。”徐阳忙是解释道:“只是我这么做的话,未来我可就会变成废人了,还希望宗主能给我一个*厚禄,让我下半生生活无忧。”

    "呵呵,我咒天派,从来都是会优待对我们咒天派有用的人,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,你就是属于有用的那一批,自然不会亏待你的。"姜天鹰笑了笑,随即他一招手,凭空再次出现了一个宫装女子:“让夔儿来这里吧,告诉他,有好事发生!”

    听此,即使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徐阳,内心也出现了波动,他终于要见到该死的姜夔了!

    今天他要将这一切都结束!

    两分钟后,空间一阵波动。

    一个长相和姜天鹰有三分相似,却一脸纨绔,傲然的年轻男子从空间甬道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睡意朦胧,似乎还没有睡醒,打了个哈哈便问:“父亲,把我叫过来做什么?我还正在睡觉呢!”

    对于他儿子的慵懒,姜天鹰似乎已经习惯了,他也没有在意,只是笑了笑,将徐阳的能力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姜夔眉头一挑,眼神便看向了徐阳,扫了一眼,面露不屑的神色:“小子,看你那样子,我怎么感觉那么不爽啊?就你这样的货色,竟然还拥有那么神奇的能力,你觉得你配吗?现在立刻马上,把你的能力传承给我!”

    看到姜夔之后,徐阳心中的怒火一浪高过一浪,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,而是露出为难的表情说:“好,我给你,但是事后,你们要保障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放心吧,我们咒天派还是说话算数的。”

    姜天罚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废话什么?快点啊!”姜夔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姜夔公子,请你靠近我一点。”徐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敢让老子靠近一点?你没长脚么?”姜夔不爽道:“愣着做什么?快点过来啊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过去。”徐阳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怒火,一步步走过去,等他靠近之时,就是这货亡命之时。

    姜天罚心里也紧张了起来,能不能成就看这一遭了!

    只是当他看着徐阳走到姜夔跟前时,徐阳却没有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正当他想着到底是怎么时,徐阳的传音便传了过来:“他们两个是假的,并不是本尊!”

    “啊?这不可能吧!姜天鹰和姜夔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分身,并且他们的气息和实力,我都十分的熟悉。”姜天罚难以自信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脸色变得阴沉,他一开始也确实没有看出来他们有问题,可是前一秒,通过附着在诚恒身上的精神念力,他看到诚恒这家伙和他们分开之后。

    便前往了另外一处空间通道之中,最后来到了一处充满血液的山洞之中,在那里竟然出现了和眼前姜天鹰和姜夔一模一样的人!

    他们相似看戏一般,通过大屏幕看着这里的一切!

    显然,即使姜天罚通过了他们精神念力测验,依旧是没有取得他们的信任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对于徐阳来说,可谓骑虎难下,如果继续下去的话,他可没有办法给眼前假姜夔搞什么传承。

    可如果不继续的话,那边观看着这一切的人,发现不对劲的话,就等于是打草惊蛇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徐阳最终决定,还是赌一赌!

    他要试试,对方到底想不想获得他刚才编造出来的能力!

    如果想的话,他们绝对不会让徐阳和眼前的假姜夔完成传承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阻止的话,说明他们根本不在乎,徐阳编造出来的能力。

    徐阳想见他们的话,也只能大开杀戒,强行去寻找他们了!

    这样做的话,风险极大,搞不好姜夔就会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所以,徐阳便开始装模作样的,运转起来幽冥神功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空之中响起来了姜夔的声音:“呵呵,那是我的分身,并不是我的本体,现在你们过来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一处空间通道的便凭空打开。

    原本还在和他们说话的姜天鹰和姜夔表情变得木讷起来。

    姜天罚心中震撼,刚才他还不相信眼前的分身,没成想又被徐阳说中了!

    徐阳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?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快快前来。”姜天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阳和姜天罚对视了一眼后,便进入了空间通道之中,最终二人来到了一处燥热的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山洞之中有一座巨大的血池,不断地有人倒入新鲜的血液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姜夔和姜天鹰就坐在血池的对面,之前见到的诚恒则是站在了他们的跟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