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听着咔嚓一声,姜夔的脖子和嘴里便有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满满的痛苦和愤怒!

    “放开我儿!”

    刚才徐阳秒杀姜夔,姜天鹰也意识到徐阳的实力,绝对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盛怒之下的他,直接开启了最强模式。

    气息疯狂攀升着,直到实力攀升到了,相当于五个高等*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实力远远超过现在的徐阳!

    可是徐阳怎么可能会放开姜夔!

    再次一用力,姜夔的身体便直接四分五裂,死的不能再死了!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姜天鹰狂吼了一声,一张巨大的符咒,从他身上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一瞬间将徐阳困了其中,随着那符咒不断的压缩,徐阳的身体也收到了极大的压力,似乎要被那巨大的压缩力,压扁了!

    阿虎见此,怒气值直接爆发,几秒钟的时间,他的实力就飙升到了相当于四个高等*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徐阳的实力相当于三个高等*者,和阿虎加一起,已经达到了七个!

    联手成功,他们两个会轻松的将其击败!

    可是阿虎刚刚冲过来时,隔在他们中间的血池,立刻出现了一套阵法,将阿虎挡住,即使阿虎现在拥有四倍高等*者的能量,竟然也无法短期突破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姜天鹰眼睛变的猩红起来:“狗杂碎,竟然敢对我儿子出手,不过你没有成功!”

    已经快被要压扁的徐阳,心底一沉,难不成刚才杀死的姜夔依旧是分身?

    不等徐阳多想,姜天鹰口中念咒,被徐阳打的四分五裂的姜夔,下一刻竟然变成了木头!

    而真正的姜夔,凭空出现,只是他的脖子依旧再不断的流血,姜天鹰立刻再他身体之上打了几张福符咒,这才止住了血!

    眼前的怪异的现象告诉徐阳,刚才被他杀死的姜夔并不是分身,最起码他第一下掐断脖子时的姜夔不是分身!

    那后面又怎么变成木头了?

    止住血的姜夔,眼神里满满的怒火,他说不出来话,便用精神念力川音道:“该死的东西,你竟然干杀我,还真没有想到你的实力竟然这么强!不过你很奇怪吧?明明杀死我了,最后什么变成木头了?

    看你马上就要被弄死了,我就回答你的疑惑吧!

    刚才那一招叫做替换符咒,在我遇到生命危险时,变会将附近的物体和我快速替换身体!呵呵,在你掐断我脖子后的几维微秒之间,我就已经完成了替换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说完,姜夔狂笑了几声,便催促道:“父亲,快点把他杀死吧!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杀死他,此人的实力,表面上看着十分弱小,最终却可以让实力达到三倍高等*实力,之前他所说的很有可能就是真的!我要把他让他把具体传承的办法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姜夔也是目露贪婪之色,在他看来徐阳算个屁啊,徐阳都能变的那么强,他作为咒天派的少主,如果学会了,有理由变的更强!

    “想活命的话,就快点说出来,否则的话,立刻要你的命。”姜天鹰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!”徐阳冷笑了一声,随后他便直接自爆了!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困住他的阵法之中,变成了血泊!

    原本处于爆发的阿虎,因为徐阳的死亡,他的实力也出现了锐减,直接跌落到了地阶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姜家父子打死也没有想到,徐阳会直接选择自爆,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次什么都没有得到!”姜夔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人为了不保守秘密说死就死,说明他也只不过是他们之中的小喽啰,我们还是有机会得到那股能量的!”姜天鹰说着便看向了姜天罚:“狗东西,你可真是会装啊,明明背叛了宗门,还在我面前怪我怀疑你,姜天罚啊姜天罚,你真是活够了!”

    瞧着阿虎的实力也降了下去,姜家父子也没什么好怕的了,便撤下了血池之中的阵法,向着姜天罚走去!

    姜天罚面色极为难看,他想过徐阳会败,可没有想过徐阳会败的那么彻底。

    他怕了,接下来姜天鹰和姜夔会让他生不如死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*无奈啊,徐阳掌控我的生死,我如果不配合他的话,我也会死的!”姜天罚全身颤抖的解释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掌控你的生死?就是你背叛咒天派的理由?真是该死!”姜天鹰冷笑道:“快点告诉我,还有没有其他的人会和徐阳一样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能力?”姜天罚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可以吸收别人能力据为己有让自己更强的能力!”姜夔不耐烦的说:“别再我们面前装,快点告诉我们!”

    “宗主,少主,你们所说的那个能力是徐阳编造的,他根本没有这个能力。”姜天罚回道:“他只有掌控人生死的能力,我就是被他掌控了,他死我也得死!”

    “放屁!他刚才已经死了,你不一样活的好好的?从这就能知道你再骗我们!还有他如果没有这个能力,他怎么可能会实力如此之强?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能让实力达到三倍高等*者的,我可都认识,哪里有此人!

    他一定是通过某种方式,快速提升自己实力的,快点说实话,不然就弄死你!”姜天鹰彻底怒了,杀意大盛!

    姜天罚脸色巨变,是啊,徐阳刚才不是死了吗?他怎么没死?

    “他还真的没有骗你们!那是因为老子根本没死!”

    下一刻他们背后突然响起来了一道声音,不等他们反应过来,一道紫色金光,冲击而来,速度快的令他们咋舌!

    直接将姜夔打成了粉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