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!”

    瞧着突然出现的天岚宗的人,以及刚才明明被杀死,却又复活的姜天罚。

    姜天鹰和姜夔,瞳孔一缩,满脸的难以置信!

    之前他们虽然见过徐阳死而复生,但是他们可没有见过,徐阳还可以把别人死而复生!

    这能力已经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然而震惊过后,他们两个脸上,便出现了浓烈的贪欲!

    现在这个能力在徐阳身上,看着是十分牛逼,如果他们能从徐阳手上得到这个能力呢?

    他们不就是变得牛b了吗?

    姜天鹰对于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,在他眼中让人复活的手段,也应该会消耗大量的能量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徐阳能坚持很久!

    能让他们复活是吧?

    那老子就一直杀!

    看看谁更持久!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声:“一群杂碎上吧!”

    天岚宗的人,虽说有不少都是中等*者,放在这处超级世界的任何地方,都是强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这中等*者,距离高等*者,本身差距就极大,更别说现在姜天鹰的气息,相当于五个高等*者了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加一起,也会被他一招全灭杀。

    “都还愣着做什么?!”姜天罚大喊了一声,鼓舞地说道:“我们虽然不是他们的对手,但是有徐阳大人在,他就可以给我们无限的生命。

    只要我们将姜天鹰耗死,那么我们就有生还的希望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满足徐阳大人的需求,等待我们的,只有永远的死亡!

    还有,你们不动手,难道姜天鹰和姜夔,就不动手了吗?

    横竖都是死,我们不如拼一拼了!”

    姜天罚刚才被姜天鹰杀死,内心对他充满了仇恨,他也想拼命的抓住,最后的一线生机!

    不得不说,姜天罚说话很有感染力,大多数的人,都意识到,这才是活下去的机会啊!

    “兄弟,冲啊,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所有人,一起向着姜天鹰发动攻击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夔儿,你到为父的身后来,这些杂碎我来处理。”姜天鹰轻笑了一声,冲着空中一拳打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空间,瞬间碎裂开来,巨大的冲击波,直接将以姜天罚为首的人的,震得全身碎裂!

    那模样,还真的有些海贼王里面,白胡子震震果实,震碎空间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招将这些人全部打败,也能说明五倍的高等*者的实力,根本不是他们所能相比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徐阳也早就预料到了,一挥手被姜天鹰打得身体粉碎的姜天罚等人,便再次复活过来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他们展开战斗形态,姜天鹰一拳再次将他们身体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见识到徐阳真的,可以将他们复活。

    让他和姜夔眼中的贪欲更胜,太想将徐阳这个能力据为己有了。

    他们父子更是认为,这是上天给他们带来的机遇,一旦他们赢了!

    那么!这个能力就属于他们父子的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什么王族,什么无涯君,他们都不会放在眼中!

    随着徐阳再次,让姜天罚等人复活,他轻松一拳,把他们身体震得粉碎后,他仰天长啸起来:“哈哈,徐阳,你这个蠢货,让他们过来和我打多少次,都不可能对我造成任何伤害,你继续玩下去的话,只能消耗你更多的能量,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坚持不住的!”

    徐阳根本没有回应姜天鹰,而是继续让姜天罚等人复活和姜天鹰战斗。

    就这样,来来回回上万次。

    徐阳再次观察姜天鹰,愕然发现,他的能量竟然没有消耗多少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姜天鹰先祖留下来的能量,远远超乎了徐阳的想象。

    不过,徐阳也能熬得住,幽冥神功,看似神奇,但是对于他身体能量的消耗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远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般。

    既然想和他耗,那他就给他慢慢耗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消耗他一年的时间,还没有效果!

    刚刚收回思绪,徐阳却发现,雨馨一直盯着徐阳看来看去。

    “雨馨,你看着我做什么?”徐阳奇怪地问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身上还有个东西,对我挺重要的。”雨馨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看了看自己,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,对雨馨重要?

    他想了想,自己没有什么东西,对雨馨重要啊?

    正要问时,莫斯的声音响起来了:“主人,雨馨说的应该,是天冠残魂!”

    徐阳眼前一亮,确实应该是天冠残魂。

    准确的来说,天冠残魂生前,就是一头强大的异兽。

    而雨馨是异兽里的王,说天冠对她重要,似乎没有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徐阳尝试的呼唤天冠残魂。

    结果这家伙,就像是睡着了一般,怎么喊都不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低端的虫子,别装了,我知道你没睡着,你是不是怕外面的雨馨了?”莫斯激将起来。

    平时莫斯激将的话,双方会吵起来,可是这一次,天冠残魂,怎么都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徐阳正要问雨馨,是不是天冠残魂时。

    他便突然开口了:“那啥,徐阳大人,你可千万不要把我交出去!”

    “原来,你真是怕雨馨?为什么?难道是王族血脉的压制?让你感觉到恐惧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血脉压制是一方面,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方面。”天冠残魂支支吾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一方面?”徐阳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