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这才反应了过来,过去虽然大多数的人回来之后,都会失去记忆,但是也有人回来,保留了一些记忆,从那些记忆片段之中,他们也罗列出来了,禁区里的危险。

    虽说第六大区,是六大禁区里面,最不危险的,但是按照前人那些残留的危险,可以得知,在第六大区里面,最先遇到的危险,应该就是雪族。

    他们是大雪所化,可以在大雪之中,化为无形,也可以将周围的雪,融为一体进行战斗,实力最弱的雪族,实力都超过了地阶大*第900层!

    每一个首领,他们的实力,都达到了地阶大*第999层!

    并且只要附近有雪,他们几乎就是不死之身。

    一旦被*,只要和附近的雪融合,他们就会立刻恢复生机,恢复战力!

    一般的下等*者,根本应付不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飞行了一天,都没有遇到雪族的攻击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因为我们飞行速度快的缘故,让雪族的人,根本就没有发现我们?”黄敏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,几乎是不可能的,这里是雪的世界,只要附近有雪族的存在,无论是天空飘落的雪,还是我们脚下踩的雪,雪族的人都可以用它们来感知我们,我们的速度再怎么快,他们也能捕捉到我们的存在,一定会发现我们的,唯一的解释,那就是我们这一路上,并没有雪族。”铁牙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说明,我们没有遇到,可如果没有遇到,说明它们聚集在了某处,如果遇到的话,我们应对起来,可就比较棘手了。”徐阳脸色变得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应对这情况,徐阳便展开了精神念力,对附近进行探测,好在这精神念力,目前来说,并没有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他可以根据附着在其他人身上的精神念力,得知他们的情况。

    很快,徐阳又发现了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仅和他们一样,没有遇到任何危险,按照他们前行的方向,竟然还和他们一模一样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徐阳将他发现的情况,告知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都知道,召唤族留的东西,都在那里?”铁牙看向了黄敏。

    “这绝对不可能,根据我们先祖所说我们召唤族的东西,深埋在一处地下,其余的人就算是发现了,也不会知道是什么的,只有我们召唤族的人,才能感应到。”黄敏否定道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所说,徐阳继续感应着,其余人所说的话,以及他们想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终徐阳脸色一沉!

    “主人,你发现什么了?”黄敏等人忙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根据我的感知,这些人所找的东西,所在的地方,都完全不是一处地方,可最终他们的方向,却都是往一个地方跑!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,都是方向走错了?”黄敏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两个错了,还情有可原,所有人都错,那绝对是不可能的,更何况,通过我的精神念力得知,他们并没有一个人认为,他们方向错误了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黄敏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解释,我们*控了!”铁牙一脸震惊的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能吗?我没有感觉到,被人操控啊?”黄敏无法相信:“主人,这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!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铁牙所说的没错,我们确实*控了,不然不可能,明明都有自己的目的地,却不约而同跑向同一个方向,结果却浑然不知,”徐阳十分赞同铁牙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,能操控我们所有人?对方如果能操控,实力一定很强,那直接杀死我们不就行了吗?为什么还要玩这一招?”黄敏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个小妮子,疑问还挺多啊?谁说能操控你们的人,就实力可以灭杀你们啊?”莫斯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说话?”黄敏更为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我体内的智能机器人。”徐阳回道:“莫斯,你这么说,看来你心里有答案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操控你们的人,应该是利用了这里特殊的磁场,干扰了你们对于方位的判断,同时这里是一片雪原世界,到处都是一模一样,你们也无法分辨出来,具体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对方这是想把你们,集中到一点,大概率是想把你们集中消灭。”莫斯回道。

    “能集中消灭我们,还是说明他们实力可以灭掉我们啊!”黄敏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说明,他们已经在那边埋伏着机关等着你们,如果他们真的有实力,将你们歼灭,确实没有必须玩这一招,大概率是因为,你们人类这次同时进入禁区的数量太多了,他们应对起来,也可能十分棘手,为了将你们消灭,他们特意将你们引入他们所布置的机关陷阱之中。”莫斯再次回道。

    这个解释,就已经十分合情合理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的话,那岂不是他们一直往前飞行,最终也无法到达召唤族先祖,放置觉醒神液的地方了吗?

    “小子,应该就是如此,你们刚进来,就被人控制了方向感,你如果想恢复方向感的话,那就必须继续向前,把控制你们方向感的家伙,都解决掉,你才能恢复到正确的方向上来,否则你们永远也无法找到觉醒神液。”莫斯十分肯定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