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阴阳,你当老子是傻子么?刚才我从吕军他们脑海里,已经得知你们的计划了。”徐阳冷冷的说道:“今天只有一个结果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

    “主人,他们是什么计划?”黄敏和铁牙似乎发现,事情越发的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天盟这一次来到这里,是想灭杀其他势力的人,那占卜婆婆所谓的百分之50的生还几率,也是他们捏造的,事实上这次禁区的生还几率,只有百分之5,我们八百多人进入,最终能活着走出去的话,最多四十人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黄敏和铁牙,并没有阴阳想象中的惊讶,这倒是让他奇怪了起来:“你们两个为什么不震惊?现在站在你们眼前的,只不过是我阴阳大人的分身而已。

    我的分身拥有四倍高等*战力的实力,而我的本体,可是拥有六倍高等*战力,只要我出手。

    来到禁区里的人,除了我的人,谁也没有机会活下去。

    另外我的分身,还是一具不死之身,无论遭受多大攻击,只要我的本体健在,分身就能永远战斗!所以对于你们来说,我的分身也是你们无法逾越的大山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只要我们主人在,我们绝对就会是最终活下来的人!”黄敏和铁牙虽然觉得眼前的情况十分糟糕,但有徐阳在他们,他们心里就觉得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迷之自信。”阴阳分身冷笑了一声:“既然你们这么执迷不悟,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阴阳分身首要攻击的并不是徐阳,而是黄敏和铁牙,随着阴阳分身,双手爆发出来一道红色激光,他们两个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那红色激光,穿透了身体,一命呼呜了。

    “解决完了他们,下面就是你了,不过,我还是愿意给你一次机会的,只要你说出来,你们在这里图谋了什么东西,我就可以给你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之前我们的计划虽然是杀死你们所有人,但是嘛,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我可以为你改变规矩。”阴阳分身再次选择给徐阳一个机会,这并非他好意,而是他也清楚,现在的徐阳是三倍高等*战力,他也只不过是四倍高等*战力,双方打起来,虽然他觉得自己是必胜,但是他更得到,徐阳三人所图谋的东西,他真怕一时失手把徐阳打死了,那他们所图谋的东西,可就再也和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徐阳没有立刻回应,而是问莫斯和天冠残魂:“阴阳的分身,可以不死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的观察,这个分身并不是血肉之躯,而是被一种巫术操控着,只要施展巫术的人还活着,这个分身就能一直*控着,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说是不死之身,一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只是操控着他战斗,并且修复身体,也得消耗掉,对方极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如果你和他战斗的话,那比拼的就是你和阴阳本体之间的耐力了。

    对方的实力,达到了六倍高等*战力,体内的储存的内力,也许不会比姜天鹰少,对于你来说,又是一次鏖战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不想和你鏖战下去的话,你也无法将其留下。

    到时你可以死而复生的能力,就会被天盟高层知晓了,这对于你来说,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无涯君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你控制住,所以你最好的办法,就是暂时不要和他战斗,必须得等到你掌控了召唤术,可以将其一击必杀时,才能对他动手。”莫斯分析道。

    徐阳说得很有道理,现在确实不适合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愣着做什么?是和我打,还是老老实实配合我?”阴阳分身失去了耐性。

    “那我考虑考虑吧,等会儿再动手怎么样?”徐阳的态度,突然变得没有那么强硬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,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,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,否则的话,我会让你后悔的!”阴阳分身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耍什么花招的。”

    徐阳表面上满口答应,托着下巴想了想,最终他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祸水东移,借刀杀人!

    他一脸无奈地说:“那好吧,我给你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我们所图谋的东西,在这地下一万米的地方!

    那里常年冰冷,孕育了一种名为冰晶的宝物,此宝物不仅温度极低,如果拿去炼药的话,还可以延年益寿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为什么跑到这个机舱里面来?”阴阳分身狐疑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偶然发现这里有机舱的,就想进来看看,只是没有想到,这机舱十分的坚硬,我们三个人用尽了所有的办法,都无法将其打开。”徐阳回道:“之前我们把这里的东西,都给搜罗了一遍,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起身我来试试。”阴阳分身并没有那么轻易相信徐阳。

    徐阳连忙起身,那阴阳分身,手指再次迸发出一道威力极强的红色激光。

    只是激光射过,却无法在机舱上留下来丝毫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机舱,是来自其他更高级的超级世界了。”阴阳分身的声音透着一股惊喜:“今天对于我来说,真的是机缘大爆发的一天。

    这个东西,如果带回去给总部的科研人员去研究的话,说不准,未来拥有最强科技是我们天盟,而不是什么垃圾王族了。”

    兴奋的说了几句后,阴阳分身对于徐阳,还是没有那么放心:“现在打开你的心扉,让我进入探测你是否在说谎,你放心,我只看看你现在是否在说谎,其他的我一大概不看。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在徐阳强大的精神念力面前,他的精神念力,再怎么探测,也无法知道他说的真伪。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,他一番探测过后,并没有发现徐阳说谎,他那像是死尸一般的脸上露出来了一抹喜色:“算你小子识相,现在带我去地下一万米!帮我得到冰晶,我就可以给你一条生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