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似乎吸得开心了,*尾巴摇来摇去,时不时还发出来小猪吃饭时,哼唧唧的猪叫声。

    吸完之后,猪小翔目露满意之色,舔了舔嘴,兴奋地问徐阳:“这是什么东西?里面蕴含着能量,似乎可以起到修复细胞,提高细胞活力的功能,是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瓶子里的气体叫做生命之气,在我们这里可以用于治疗伤病,只要还没有死,吸上一口生命之气,就可以恢复如初。”徐阳回道:“不知,这个东西,可不可以作为贡品呢?”?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不过,你想让我给你战斗一瓶可不行,你必须给我多一些!”猪小翔眼珠子一转说道。

    徐阳也不敢说,给多少,万一说得少了,惹他生气可就不妙了,于是就问:“猪小翔大人,那你说给你多少瓶合适呢?”

    猪小翔眼珠子又是一转:“本大爷来嫂这里为你战斗,也算是拿命帮你,所以数量必须多,你也别怪本大爷,狮子大开口!”

    说着猪小翔就伸出来了,他的两个猪蹄子。

    “猪小翔大人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徐阳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不识数吗?我每个蹄子上有四个脚趾,我伸出来两个蹄子,那不就是八个脚趾吗?所以你每次叫我出来战斗,必须给我8瓶!”猪小翔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说:“你千万不要给我讲价,少一瓶都不行!””

    “什么?八瓶?”

    徐阳三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还以为猪小翔真的会狮子大开口,没成想竟然只要八瓶。

    刚才徐阳还以为他会要八百万瓶,甚至八千万瓶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嫌多?”猪小翔似乎感觉到自己确实狮子大开口了。

    徐阳三人对视一眼,徐阳忙是摇头说:“没,没有嫌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猪小翔不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八瓶哪能配得上猪小翔大人的身份,这样好了,我给您八十瓶,怎么样?”徐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猪小翔两眼放光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徐阳说话向来都是说话算话。”徐阳回道:“不仅如此,如果你在战斗之中全力以赴的话,我还会多给你一些,到时候别说80瓶了,我一高兴,就是800瓶,8000瓶,也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太好了!”猪小翔一高兴就摇着尾巴,哼唧唧,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他还说自己不是猪?这行为和猪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对于灵兽界,徐阳也十分的好奇,于是问:“猪小翔大人,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们灵兽界?”

    “咳咳,当然没问题,只是本大爷被你召唤过来,舟车劳顿,早已经体力不支了,这样吧,你先给我几瓶生命之气,让我补充补充体力,不然本大爷体力不支的话,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猪小翔故意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这些都给你。”徐阳说着,十瓶生命之气便出现在了猪小翔的眼前。

    猪小翔兴奋坏了,立刻打开瓶子,开始吸收生命之气。

    吸收了两三瓶后,猪小翔目露一丝迷离之色,徐阳眉头一皱,为什么会露出来这种表情?

    一开始徐阳觉得生命之气对于他们来说,应该是补品,可是这表情,哪里像是吃过补品啊?

    倒是抽过大烟之后的表情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生命之气在猪小翔那里,和大烟一个作用?

    “猪小翔大人,这生命之气能给你带来什么感受呀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啥飘飘欲仙呗,你刚才说让我给你介绍介绍灵兽界是吧?”猪小翔一边享受的吸收着生命之气,一边抬起他的蹄子对着徐阳眉心一点。

    徐阳脑海里便出现了灵兽界里的信息。

    仔细看完以后,徐阳对于灵兽界也有了些了解,那里是一处十级超级世界!

    里面没有人类,只有强大无比的灵兽。

    猪小翔这样的看似很强,实际上他的实力在灵兽界里,和小香猪在人类世界里的实力是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属于极为弱小的存在。

    灵兽界之所以能被召唤族的人召唤出来,那是因为曾经召唤族的先祖曾经征服过那一处灵兽界,双方最终签订了条约,达成了合作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猪小翔就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了。

    徐阳也只不过是想简单的了解而已,并没有继续问关于灵兽界的事情。

    等猪小翔吸收完所有的生命之气后,他的双眼再次变得迷离,过了好一会主动问道: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徐阳。”

    “哦,徐阳,本大爷也不是那种只要东西不出力的主,你有没有想打的人啊?本大爷现在帮你去收拾收拾他。”猪小翔一副不想占别人便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只是按照召唤术上所说,把你们召唤出来最多坚持一个一个星期,你们就会被界面之力强行的排斥回到原本的界面。

    我所前往的那个地方十分遥远,我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达到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还真不一定能到达,要不这样吧,我先让你回去,等达到目的地后,我在把你召唤出来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可不能让我回去啊,一旦你让我回去,你再次召唤的话,出来的灵兽可能是猪大翔了!”猪小翔一脸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我想召唤哪个灵兽,我还不能控制吗?”徐阳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