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莫斯,天冠,你们两个对于松香汁了解吗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莫斯没有任何的回应,天冠残魂,过了一会儿才说;“松香汁,顾名思义,是一种叫做松香的树木流出来的汁液,这类汁液对于人来来说,无色无味,但是有一种名为嗅灵兽的灵宠,却能闻的出来,他们应该是带着嗅灵兽,来这里的。

    并且松香汁,一旦被涂抹上去之后,一年之内,都会伴随其上,根本无法抹除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就是杀死那嗅灵兽,否则并没有其他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”

    天冠残魂,几乎是回答了个寂寞,那些嗅灵兽,应该在天盟人的手中,如果徐阳能本事将嗅灵兽给杀了,那不就是说明,徐阳和阴阳他们狭路相逢了吗?

    那他还用得着,非得去抹除,松香汁的气味了吗?

    这样看来,想要抹除松香汁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,唯一的办法,只能是一旦有机会和阴阳相遇,就想办法以最快的速度,将其灭杀!

    既然松香汁解决不了,那么徐阳所做的就是现在前往,雪族的城池了。

    随后,徐阳便将现在的真实情况,告诉了鲲龙等人。

    鲲龙,黄敏和铁牙,对此深信不疑,唯有那米西莉还是一脸的不相信,她觉得徐阳是有一些实力,是可以让人起死回生,但是他怎么可能知道,雪族和阴阳现在的行动?

    他的精神念力,怎么可能会那么强?

    对于她心中所想,徐阳根本也不在乎,这就好比一个身处高位的人,怎么可能会在乎一个弱者,相信不相信?

    不过,她是接下来,对付雪族的一大战力,即使她不相信,徐阳还是命令她:“接下来,遇到雪族,你来打头阵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打头阵?”米西莉像是找到了关键信息,反问道:“是不是,你的实力根本就没有那么厉害,你只是拥有控制人生死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想,你只需要记住一点,听从我的命令,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徐阳声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米西莉似乎因此知晓了徐阳的实力,这让她心里好受了一些,可见这女人,即使现在死死被徐阳踩在脚下,她心里依旧有着她的骄傲,依旧认为徐阳的实力,一定十分的弱小!

    黄敏和铁牙,心头火了,不过他们没有发作,他们清楚,等徐阳遇到阴阳或者雪族的高端战力之后,自然会显露他的实力,到时就会狠狠的打脸。

    见没人反驳,米西莉认为自己猜对了,得意地翻了翻白眼,摊了摊手故作说:“能力越强,责任越强,谁让我的毒液可以对雪族有杀伤力呢,我就走在队伍的最前端吧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队伍再次启航,向着雪族的城池前去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,队伍便和雪族王再次派遣过来的人相遇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,都远超之前。

    如果是过去,负责战斗的人必将全军覆没,可由于徐阳及时让他们复活,最终仅仅过了半个小时,就将雪族的打败。

    不过,徐阳并没有让他们赶尽杀绝,他还需要附着用精神念力附着到雪族的身上,从而得到雪族的第一手情报。

    放了两个雪族离开后,徐阳便命令队伍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反血祭联盟的人,感受到徐阳逆天的能力,心头震撼不已,原本他们对于这次禁区之行已经绝望,可是现在他们死亡了以后,还能活着,让他们又看到了无限的希望!

    只要老老实实地听从徐阳的命令,他们就有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怀疑徐阳能力的?

    纷纷发自心底,愿意听从徐阳的命令。

    唯有米西莉心里还是不服。

    徐阳对此也不在乎,他需要的是米西莉为他所用,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!

    从刚才的战斗里,他发现只要让米西莉自爆,她毒液对于雪族的杀伤力会更加的强!

    留着她的小命,为他所用,确确实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随着队伍继续向前,徐阳便再次和附着在其他人和雪族身上的精神念力同步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些人里面,已经有不少的人,发现方向感有问题,前方也许会有雪族的埋伏。

    可他们依旧没有停歇,也没有想办法解决问题,而是选择继续往前快速奔袭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做法,无异于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。

    如果前方没有利益的话,他们绝对不会那么傻还要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那他们想得到什么利益?

    徐阳为了找到答案一边继续保持精神念力和他们视觉同步,一边向着鲲龙传音,将他发现奇怪的事情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鲲龙也是一脸的疑惑:“我还真不知道,有什么利益在*着他们,但是他们这种做法也让我想到了一些事情,虽说我们王族和天盟是实力最强的势力,但是由于势力太强,相对环境十分的安逸。

    总体前往禁区的次数,远远不如其他势力,尤其是天晟派和破灭门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剑宗,这三个门派,进入禁区的次数极多,他们对禁区的了解,一定比我们多得多,你把视觉同步,目标锁定在他们身上,观察时间多一些,也许就能知道,他们在图谋什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