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徐阳点了点头,便重点开始观察,天晟派,破灭门和剑宗的人。

    天晟派派来的人,自然就是那个娘炮桃燃,这货一路之下,十分的享受,一直以来都是驾乘着灵兽前行,他舒服地躺在灵兽上面和他一起进入这里的天晟派女弟子,整日做着鱼水之欢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徐阳的观察来看,桃燃这小子那方面能力根本不咋滴。

    只是那些女人需求实在太大了,一次又一次。

    桃燃只能靠着吃药来坚持。

    天晟派向来都是要求弟子,清心寡欲。

    世人都以为天晟派做到了这一点,可现在看来,*越是被压制,一旦失去了管控,需求就会爆发起来,比普通人还要想得到。

    这事情如果传出去,估计要惊掉世人的下巴。

    在他们得知,方向感出了问题之后。

    他们一点惊讶的意思都没有,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让灵兽前行,继续释放着被压制的*。

    全程也没有说出来,任何继续前行的原因。

    破灭门和剑宗的人,也发现了方向问题,相比天晟派,他们表现得更为激进,纷纷露出兴奋的表情,继续加速向前。

    就在徐阳以为他们什么都不会说时,他却发现这三波势力,竟然距离越来越近,最终在半个小时,汇聚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之前桃燃的嚣张,让其余的势力,都很恼火,现在在这里,没有人管制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场大战,会一触即发,可万万没有想到,他们三方相遇,并没有打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桃燃似乎找到可以脱离那些女人的机会,立刻从灵兽背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向着他们走出去。

    破灭门派出来了一个身穿白衫的翩翩公子,剑宗则是派出来,一个身穿黑色皮衣,身材劲爆的漂亮女人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一起之后,面带笑容,相互问好。

    “法名泽,张绣娘,我没有叫错名字吧?”桃燃主动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想到,我们和你,素未谋面,你还能把我们认出来。”法名泽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名泽兄,真是太小看自己了,剑宗第一天才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啊。”桃燃恭维道。

    能被桃燃,恭维的话,说明这法名泽,确实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绣娘仙子,你是破灭门的第一天才,你的天赋相比我们更胜一筹,我桃燃甘拜下风。”桃燃立马拍马补充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的人,并没有人反对,显然都对于这位张绣娘的天赋,十分的认同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马屁对于张绣娘来说,似乎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,她态度冰冷,连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所说的话,这可大大出乎了徐阳的意料,不过这也算是好事,接下来应该就能知道,他们在图谋什么了!

    被张绣娘冷落,桃燃心里连暗骂的心思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因为他清楚,这位张绣娘的天赋,几乎可以和苏雨*提并论了。

    破灭门和天晟派,本来就是实力相当,他们顶尖的天才,哪里是他可以比拟的,当即就舔着笑脸说:“我们这一次相遇,也证实了,我们三家宗门的猜测,雪族能感应到,一次有多少人类进入这里,从而做出来,应激反应,会全部撤到他们的王城之中,想将我们集中歼灭,但这也给了我们,可以得到,雪族最为珍贵的雪族精元的机会!

    现在雪族应该是严阵以待,以我们三个势力的实力,恐怕还不是雪族的对手,当然了,我这不是说,二位的实力不行,而是除了二位的实力之外,其余的人,都相对弱小一些,所以我建议,我们再次等候,其他势力的人和他们联合!

    我记得很清楚,总共有八百多人进入这里,光是本身实力达到地阶大*第999层的人,就超过了100人,其余的人,虽说本身实力不行,但是他们所在的势力,为了能在禁区里,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,几乎给进来的人,都在王族那里购买实力达到地阶大*第999层的战舰,能进来这里的人,实力至少都会是中等*战力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走来,也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应该大部人都还活着。

    所有人联合起来,那将是无比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想必可以轻松击溃雪族!成功占据他们的王城,得到雪族精元!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要和其他势力的人联合起来了?根据我们宗门先祖所记载的,雪族精元,总共只有三枚,如果他们都参与了起来,我们该怎么分?”法名泽眉头一皱,似乎不太愿意和其余的人合作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名泽兄,为什么要给他们分呢?首先他们并不知道雪族精元的事情,其次我们可以让他们当做炮灰,先冲进去啊,等他们的人消耗得差不多了,我们再出手,此消彼长,届时即使他们人多,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们发现了雪族精元,他们也没有实力跟我们争抢,只能充当我们的免费劳力。”桃燃一脸算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可真是个聪明人啊,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。”法名泽十分的赞同,随即他看向了张绣娘:“绣娘仙子,你同意这么做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