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桃燃和法名泽,暗骂蠢货,同时也觉得,他们演技可真是精湛,以至于他们心里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要求,桃燃和法名泽,并没有立刻同意,而是故意装着关心的说:“那啥,你们实力不行,直接进攻的话,就有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桃燃,法名泽,你们瞧不起谁呢?我们这里虽然有很多人的本身实力没有达到地阶大*第999层,但是我们来之前,都是从王族那里买来了强力战舰,让我们这里所有的人,实力都达到了地阶大*第999层。

    甚至没有人的实力,低于中等*战力,你想想我们如果一起上的话,冲击力得多么的强,区区雪族的城池,我们分分钟就能把他们打破!”

    那些人自信满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,你们不愿意让我们去的话,我想你们也没有实力,阻挡我们所有人吧?”

    言语之中,尽显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桃燃和法名泽,都快笑翻了,这群蠢货,真是蠢死了!

    当即他们两个就装着被吓到的模样说:“那,那好吧,不过,如果里面真的发现宝物的话,大家都得平分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么说,那些人也就更加的认为,雪族城池里面有宝物了。

    应付地说了几句,我们会给你们平分的,他们其中几个领头的便说:“愿意上的,都跟我来!”

    没有几个人能扛得住宝物的*,除了桃燃,法名泽和张绣娘的人之外,其余的人,纷纷上前。

    他们生怕宝物,会被别人抢先,争先恐后地以最快的速度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即使这里的重力,比外面的世界,重上十倍,20公里的距离,对于他们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他们就已经兵临城下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前来,无论是阴阳,还是雪族王,都是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“看他们的样子是想攻城啊!”雪族王说道:“这和你预想的似乎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派出少量的战力,故意败给他们,然后让他们进入城中。”阴阳安排道。

    “可你的阵法,不是在其他地方么?”雪族王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阵法只要搭建成功,我就可以随意改变阵法的方位,事不宜迟,快点派着你们雪族的战力出去应战。”阴阳不想在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雪族王表面上不情愿,可看着城池外面,那黑压压的人群,他心里兴奋到了极点,算计着这些人,能变成多少尸丹,能提升他和雪族王后,多少功力。

    至于派出去他们雪族的战力,会损失多少,他根本也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人类,但是他也清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,立刻就下了命令,只派出了2000雪族前去应战。

    雪族的平均战力,远高于普通人类的平均战力,可是城池外面,都是人类中的精英,2000名雪族,被派遣过去之后。

    几分钟的功夫,就被他们彻底消灭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士气大振,叫嚷着让雪族打开城门,随着雪族没有回应,他们就开始想办法,冲破城池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他们再次攻打了几分钟,便将城池打破。

    兴奋的他们,一股脑的冲入城池之中。

    在远处看着这一切的桃燃,法名泽和张绣娘,面露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计划里,可是要这些人,当做炮灰,和雪族拼个你死我活,哪成想,这么容易城池就被攻破了?

    “雪族怎么那么菜?”法名泽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擦,那么菜的话,我们还在这里小心翼翼地等待什么,我们快点进入其中吧!不然雪族精元,要被他们搞走了!”桃燃着急了起来,说着就要带着人前进。

    法名泽见此,也不甘示弱,立刻喊上他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表面上合作,到了该瓜分利益时,才不愿意玩什么平分,谁想分得多,那就用拳头说话吧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蠢货,都给我停下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张绣娘说话了,她的声音里仿佛蕴含着冰一般,让人心中一寒,他们立马停住了动作。

    被骂蠢货了,他们两个也不敢表现出来丝毫的不悦,桃燃不解的问:“绣娘仙子,你为什么要让我们停下来啊?雪族的城池,那么容易就被破除了,说明雪族很垃圾!

    那些人冲进去,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消耗,咱们如果再不快点进入,雪族精元,就要被他们先得到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绣娘仙子,现在我们如果还不快点的话,精心设计的一切,都会是为他人做嫁衣了。”法名泽也紧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你们两个人蠢,你们还真是蠢,这里是雪族的城池,也是王城,怎么可能就只派遣出来2000个雪族?动动脑子好不好!这很明显,是雪族的人,故意打开城门,将他们放进去的,里面应该会有埋伏!”张绣娘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不太可能吧?”这俩货满脑子,都是想着抢夺雪族精元,纵然是张绣娘这么说了,他们也还是想进入城池之中。

    “还是想去是吧?你们如果想去的话,我现在就把你们杀了!”张绣娘说着她的额头便出现了破灭神目!

    这可是破灭门的大招啊,两个人吓得瞬间就老实了,想着这女人也太恐怖了吧?只要不听她的,就直接要人性命?

    见他们老实了,张绣娘就恢复了正常,指了指前面说:“你们看吧,他们进去的人,一个人也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起初他们两个还是不相信,可一等再等,过了整整将近三天的时间,都没有人从里面出来,他们才意识到,雪族城池里面,果真有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