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我们现在只需要在这里等待吗?”鲲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等待不了多久,我们身上都有松香汁的气味,阴阳应该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的存在,等解决完了张绣娘三人,一定还会过来解决我们的!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和张绣娘他们联手?”鲲龙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情况再说吧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桃燃那娘炮时,徐阳满腔的怒火,第一个想法就是把他给弄死。

    不过,徐阳也需要他们三人尽量去消耗雪族的力量,一旦等他们三人不行了。

    那么对不起,即使雪族不动手,徐阳也得过去补刀。

    尤其是桃燃,徐阳必要让他死在自己的手里!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们身亡以后,就会和雪族王城里面被杀死的人一样,都能为他所用了。

    再次抬头看去,桃燃和法名泽他们所在的势力,也开始动用他们的手段。

    如出一辙,都是利用高温,来对付雪族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势力联合起来,竟然抗住了雪族的进攻,*了一个又一个巨大雪族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,雪族王派遣出来的数十万雪族,竟然就开始处于弱势了。

    只要再给他们一些时间,雪族王派遣过来的雪族,都将被烤化成水。

    这种结果,无论对于雪族王,还是阴阳,都是意料未及。

    雪族的人,虽然死亡之后,只要气候没有变化的话,在这片土地之上,就可以重新出现雪族,但一旦身亡的话,他们的意识也会消失了,并不等于重生。

    瞧着外面张绣娘他们,把雪族的人,都克制死死的,雪族王和雪族王后,都有些怕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以为,把人来聚集到起来,可以方便处理,可谁成想,眼前这三个势力的人类,竟然提前准备了,克制他们雪族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们那是打心底的后悔啊,万一天雷族的人,不能及时赶到,阴阳那狗东西,再撒手不管的话,他们这一波雪族,可能就会受到灭顶之灾啊!

    “王,我们该怎么办?看他们这个趋势,早晚会打进来的。”雪族王后慌张了起来:“阴阳到现在还没有出手的意思,他估计就是想看着我们和那些人类之间消耗,他再坐收渔翁之利!””

    “王后,现在这种局势,慌张,惧怕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我们只能等待天雷族的人,即使支援了,这些人类有克制我们的办法,但绝对没有人拥有克制天雷族的办法,等他们到来后,这些人类,一个也活不了!我们就在这里等!我就不相信了,老天还不给我们生路了!”雪族王态度从未有过的坚决。

    “好!”雪族王后,也知道,他们根本无处可跑,唯一的办法,就是等待着天雷族的支援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能不能成功等到天雷族的到来,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!

    而阴阳看着这个架势,惊讶过后,却目露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阴阳大人,看样子,雪族是坚持不了多久了,我们现在如果去帮忙的话,可以瞬间把颓势搬过来,可如果搬不回来的话,等他们解决完雪族,我们就得独自面对他们了!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能压制雪族,确实出乎意料,不过有一点你们得搞清楚,他们只是用了特殊的办法,压制雪族而已。

    和我们相比,他们算不得什么,他们这里最强的也只不过是张绣娘,此女天赋绝伦,可终究还是太过年轻,只有区区四倍高等*战力,和我的六倍高等*战力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无需担心他们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一点,徐阳那小子也带人过来了,这货才是最难对付的,我需要保存实力来对付他,所以我暂时并不想消耗自己的能量。

    而且这小子来了以后,也没有过去帮忙的意思,估计也是抱着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,咱们先让他们之间抖一抖,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。”阴阳老谋深算地说。

    “阴阳大人,计谋高深,我等佩服之至。”手下们,茅塞顿开,纷纷拍起马屁。

    阴阳没有继续说话,而是看向周围的战团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绣娘等人,已经稳稳占据上风,原本英勇无畏,无论怎么样都要进攻的雪族,终于开始退缩,几乎呼吸之间,便有雪族开始逃窜。

    一传十,十传百,百传千。

    雪族就像是信念崩塌了一般,想要撤回城内。

    “想跑!没门!”桃燃想要追击。

    “不要进入城内,难道你们忘了第一批进入的人,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吗?”张绣娘思维清晰,一把将桃燃拉住。

    “可我们想要得到雪族精元,不是早晚都需要进入城中吗?”桃燃反问道:“现在是进入城中最好的时机,一旦失去这个机会,我们还怎么能得到?”

    “蠢货,我们对付他们的手段都是岩浆,热风,具有流动性,我们只要在门前,对付他们即可!等岩浆热风灌满他们整座城,它们为了保命,自然会出来和我们和谈的。”张绣娘说着,那些逃跑进入城内的雪族们,便想关上城门,却被张绣娘一掌打开。

    “还都愣着做什么!快点把岩浆热风倒灌进入城中!”

    张绣娘立刻命令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