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巨大的声音,惊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瞧着那雷电的规模,和那速度,张绣娘等人,面色大惊,根本不敢在城门前继续呆着,使出来了吃奶的劲,才远遁到了安全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鬼东西!”

    张绣娘等人,惊魂未定,完全不知道,在这里雪族的地界里,是怎么冒出来雷电的。

    城内的阴阳也是震惊了,不等他多想,已经奄奄一息的,雪族王和雪族王后,却是用着他们仅剩的力气,大喊起来:“天雷族的同胞们,快快救我们!”

    “狗东西,原来是你把其他族的人,叫过来了!”阴阳大怒:“老子不是早就告诉你们了吗?不能叫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叫的话,我们就死定了!现在死定的是你们了!”雪族王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老子现在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盛怒之下的阴阳,准备将他们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要动手之时,一道闪电,竟然直接进入了宫殿之中,穿过他的蓝色火焰围墙,来到了雪族王和雪族王身边,那闪电化为了电网,将他们套入其中,直接拽走。

    阴阳暗叫不好,想去阻止,却发现那雷电的撤退的速度极快,他还没有来得及动手,雪族王和雪族王后,便被电网拉走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阴阳坐不住了,他立刻喊人一同去追击。

    城墙之外,漫天的雷电,雪族王和雪族王后,已经进入了雷电的中心。

    见到阴阳出来,雷电之中,便出来了一声极具威严的声音:“人类,现在快点滚,否则,必将尔等,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阴阳脸色阴晴不定,似乎在衡量着,到底走还是不走。

    最终他冷笑了一声:“那就暂时给你们天雷族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招手,便带着他的人,快速离开了雪族的城池。

    躲到一旁的张绣娘等人,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第一批进入城池里面的人类,全部都出不来了,原来是天盟的人动的手。

    这种结果,令他们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,天盟为什么这么做!

    还没有等他们想明白,阴阳等人的身影,便出现在了张绣娘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脸色一惊,所有人联合起来,警惕着看着阴阳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为什么这么防备我?”阴阳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阴阳,你就不要在装了,杀死头一批进入城池的人,就是你们!”张绣娘丝毫没有惧怕,阴阳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个小丫头,还真的很聪明啊,是我杀得又怎么样?以老子的实力,杀死你们也是绰绰有余。”阴阳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阴阳大人,是瞧不起我张绣娘,我作为破灭门的最强天才,我的实力,可不仅仅只有四倍高等*战力,那么简单,不信你可以和我战斗试试,我会让你震惊到下巴,都掉下来了。”张绣娘极为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愧是破灭门的第一天才,对自己足够自信,不过,我来到这里,可没有和你们战斗的意思。”阴阳话锋一转,那没有血色的脸上,突然笑眯眯起来:“我来这里呢,是想给你们合作的一起,对付雪族和天雷族的。

    现在局势发生了改变,我们作为人类,应该合作起来,至于之前的矛盾嘛,可以先把敌人解决掉,我们再一分高下,如何?”

    阴阳来这里的任务,虽然是杀死进入这里所有的人类,但是他刚才知道了雪族精元,经过严刑拷问,雪族王依旧是不说,说明那玩意,确实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反正来都来了,那不如想办法,把雪族精元得到手,再对这些人出手。

    张绣娘等人,都听得出来,阴阳这也是想要图谋,雪族精元了。

    他们三大势力,进入这里想要得到的东西有很多,但是对于他们来说,最终为重要的就是雪族精元。

    雪族精华,总共也只有三颗,他们并不想让其他势力,再参合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天雷族的人,都来了,他们并没有准备任何克制天雷族的东西,想和他们战斗,只能靠着势力硬生生的打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实力,断然是没有机会,打败天雷族和雪族联手的。

    他们如果还想得到雪族精元的话,那么就得和阴阳合伙了。

    张绣娘几人对视了一眼,通过精神念力探讨了一番,张绣娘便说道:“好吧,那我们就和你们合作一把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愧是破灭门的第一天才!”阴阳大笑了一声,随即他的眼神看向了远方,大声呼喊了起来:“徐阳,你们也不要在一旁看戏了,现在这局势,我觉得我们还是合作比较好!””

    “这附近,还有人?”张绣娘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桃燃则是面露杀意:“徐阳,他在哪里?老子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杀他?你恐怕没有这个实力。”阴阳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阴阳,你不要以为你是天盟的人,就可以随便乱说,我的实力,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!”桃燃不服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,看来天晟派的人,也很自信,不过,现在我需要的是所有人齐心协力合作起来,可不是内部争斗,你们有什么仇,有什么怨,必须等解决了天雷族和雪族后,在进行私了,否则就是和我阴阳作对!”阴阳说着,眼神里杀意,变得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桃燃吓了一跳,顿时便萎了,忙是说:“那我就听从,阴阳大人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刚刚说完,徐阳一拨人,便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呵呵,徐阳兄弟,既然来了,那也就同意我刚才的提议了吧?”阴阳仿佛像是老友一般看向了徐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并没有兴趣,和你们合作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合作?那你来做什么?”阴阳问道

    “当然是杀死,过去和我为敌,以及即将和我为敌的人了!”

    徐阳声音冷了下来,眼神里满是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