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徐阳,快点躲开!”鲲龙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duang”的一声,鲲龙刚刚喊完,那阵法便下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鲲龙,你喊什么喊啊,有个屁用,他已经被阵法罩住了!”

    刚才徐阳把桃燃秒杀,让米西莉差点怀疑人生了,现在见到那阵法直接落了下来,米西莉又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,冲着鲲龙狂笑了起来:“哈哈,他完了,这一次他完了!”

    阴阳也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:“狗东西,即使你有不死之身,那又如何?这一次被我的阵法困住,你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!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的阵法,把我困住了?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得意之时,一道讥讽的声音,在他们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回头一瞧,发现徐阳,竟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是一惊,再回头去看,阴阳的阵法里,竟然空空如也,根本就没有把徐阳困住。

    阴阳的脸色变得难看,米西莉更是难以相信,冲着徐阳大吼道:“刚才我明明看到你,被阵法困住了,你是怎么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蠢货,那个阵法根本没有困住我,你看到的只不过是我速度太快,留下来的残影罢了。”徐阳再次讥讽了起来:“你看不明白,那是你的实力太弱了!”

    其余的人,下意识的回忆起来,刚才他们看到的,应该只是徐阳的残影。

    那岂不是说明,徐阳的速度,已经快到连他们眼神,都要出错觉的地步了吗?

    就是连高傲的张绣娘,都被震惊了!

    心里开始衡量着,她的速度和徐阳的速度,到底有多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而阴阳见自己的阵法没有用处,他也没有着急,他笑着说:“徐阳,你这一次就算是躲过了阵法,那又如何?以你的实力,就算是自爆无数次,你也不可能对我的对手。

    你在我这里依旧是没有任何的胜算,我不知道,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,说要把过去和你为敌,以及即将和你为敌的人杀死,来来,你告诉我答案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就算是杀死桃燃那种废物,又如何?你不是要杀死其他的人吗?别说阴阳大人了,就是连张绣娘,你能打得过吗?

    这些人如果合力,一人一口吐沫,都能淹死你!真不知道,你哪里来的自信!”米西莉知道,自己无论怎么样,都没有活下去的机会了,她只想在临死前,疯狂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,来证明她所想的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,除了黄敏和铁牙之外,其余的人,纷纷看向了徐阳,不管是敌是友,他们都想知道,徐阳到底哪里来的自信,敢这么说?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那么想知道,我就满足你们这个需求吧。”徐阳冷笑了一声,单手一指,一个阵法便凭空出现,紧接着一个黑皮鬃毛,长着两个獠牙的野猪,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猪大翔,是你吗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唧唧。”那黑皮野猪,露出拟人化的惊讶:“人类,你怎么知道我叫猪大翔?难道我猪大翔的名号,已经名震大千世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你的名号,已经震慑寰宇了!”徐阳笑眯眯回道,实际上猪小翔上次告诉他,现在他只能召唤出来他和猪大翔,这一次猪小翔没有过来,出来的自然就是猪大翔了。

    只是瞧着猪大翔这样子,完全就是个野猪,远不如猪小翔可爱。

    猪小翔的女神,史珍香,到底是怎么看得上猪大翔的?

    不过,徐阳也没有那么八卦,心里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,随后便指了指阴阳等人说:“猪大翔,现在我把你召唤出来,你帮我把他们收拾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既然把我召唤出来,还知道本大爷的名号,那本大爷多少,也得为你展现展现实力,否则的话,我怎么能对得起我的名号呢!”猪大翔大笑起来,一副只要他想,就能将这边的人,都杀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话,他的模样,让在场的人,除了黄敏,铁牙和鲲龙之外,先是一愣,随即疯狂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笑死了,笑死了!”

    “徐阳,咱能别逗了吗?”

    一阵狂笑之后,阴阳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问:“徐阳,你这是再搞笑吗?就靠着他,想杀我们?

    “恭喜你答对了!我确实要靠着他杀死你们。”徐阳微微一笑道:

    “哈哈哈!!!徐阳,你今天真是让我见识到,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了!”阴阳狂笑了一声,随即他便故意挑衅的,看向被徐阳召唤出来的猪大翔:“喂,小野猪,听徐阳的意思,你很强是吗?来来来,让老子看看你多有强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竟然说本大爷是野猪!!!”猪大翔明显怒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是野猪是什么?还在我们面前,自称大爷,你和这个徐阳一样,无知又自大!”阴阳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你这是在玩火吗?既然你那么想找死,本大爷,就先拿你开刀!”猪大翔彻底怒了!

    浑身的气息猛涨,瞬间来到了十倍高等*战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