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陵君和西本君,眼神一亮,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。

    “对对,按照你所说的,应该是这么回事!”二人纷纷点头:“只是我们该如何,把凶手给找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非得把凶手找出来吗?我们直接把所有从禁区里出来的人,杀死不就行了吗?”北田君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”东陵君和西本君,对视了一眼,很是犹豫:“我们在禁区里,派人去杀他们也就算了,等他们出来,再去追杀的话,怕是不妥吧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妥的,距离无涯君她老人家,冲击天阶也没有多少天了,我们必须抓住任何立功的机会,尽量将我们在天盟的地位提高,你们应该很清楚,无涯君说过,等他成功进入天阶之后,也会按照现有的等级,*行赏,如果我们还是外事长老身份的话,我们得到的东西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可我们三人哪点比那些核心长老差了?

    如果我们三人,能把杀死阴卉的凶手,绳之以法的话,我们就等于为我们天盟挽回颜面,到时候无涯君他老人家,一高兴,可能会让我们成功核心长老,届时*行赏,我们得到的好处,可比现在垃圾外事长老强多了!”北田君劝说道:“更何况,全世界除了一些边缘的大区之外,其余的大区,都陷入了混战之中,我们趁乱杀死这些人,只要小心一些,谁也怀疑不到我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东陵君和西本君,也都动心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那些人,从禁区离开,就四散开来,有些人根本就没有回他们所在的势力,我们该如何找到他们?”东陵君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守夜是个聪明人,当他发现那些人从禁区里出现后,他就觉得十分的奇怪,趁着他们不注意,又在他们的身上,又偷偷的喷洒了松香汁,他们的位置,我们一探便知,这样好了,我们兵分三路,尽快将他们这些人剿灭!”北田君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样便好!事不宜迟,我们尽快启程吧!省得被一些人抢先了!”东陵君和西本君大喜不已。

    三人一拍即合,便朝着不同的方向追击而去,其中北田君,所去往的位置,正是天岚圣岛守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,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徐阳选择的空地上空,开始乌云密布,狂风大作!

    下一刻,天空竟然像是被撕裂了一般,裂开一道巨口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分钟,雷劫就要来了,召唤死尸吧!”

    天冠残魂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徐阳不敢拖延,立刻将那拥有六十倍高等*战力的女尸,召唤了出来,用精神念力操控着她,躺在了雨馨的头上。

    刚刚做完这一切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天空裂开的那道口子,便出现了一道细小的闪电!

    难道闪电刚刚出现,周围即使铺满了绝缘体,依旧没有挡住那道细小雷电的侵袭,方圆数千公里,瞬间都化为了焦土!

    紧接着,便直接打中了,挡在雨馨身前的女尸之上。

    虽说对于女尸,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伤,但是对死亡,从来都没有恐惧过的徐阳,却在那道闪电出现之后,感觉到心神颤抖,骇然无比!

    这心雷,也实在是太过恐怖,仅仅是先头的雷电,就如此强大,那后续的呢??

    “徐阳,心雷总共有9道雷电,这是第一道,每道雷电间隔有五分钟,后续会越来越强,你必须召唤出来,更多的尸体才行!”天冠残魂的声音响起:“仅仅靠着这些可不行!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徐阳虽然现在召唤出来的尸体实力上限有限,但是他召唤出来的尸体,可不仅仅只有一个!

    口中念咒,随着再次施展高等召唤*,再次出现了十个尸体。

    刚刚做完这一切,第二波雷电出现。

    由于徐阳准备还算是充分,这些尸体,一连抗住了八道雷电!

    虽说经历了八道雷电攻击之后,他们已经变成了焦炭,但是按照徐阳和天冠残魂的预估,应该可以扛得住,最后一道雷电。

    令徐阳紧张的心情,终于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准备等待第九道雷电时,莫斯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不好,附近有强者出现!”

    徐阳眉头一皱,立刻展开精神念力,瞬间脸色巨变!

    竟然有一位,相当于31倍高等*战力的强者,以极快的速度,向着这本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不等他多想,一个黑衫青年,出现在了徐阳的面前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一路追击而来的,北田君!

    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的,31倍高等*战力的威压,即使精神念力极强的徐阳,此刻也都是感觉到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如果徐阳是一个人时,即使面对这种强者,他打不过跑就是了,可是现在正值雨馨渡过雷劫的最后时刻,一旦渡过之后,是什么情况,他和天冠残魂,都无法确定,所以他必须留在这里,绝对不能抛弃雨馨离开!

    徐阳也不知道,对方是敌是友,他先是对着此人鞠了一躬:“拜见前辈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倒是很有礼貌。”北田君嘴角露出一抹笑容:“告诉我,这些尸体是不是你召唤出来的?”

    徐阳很不想承认,可以眼前人的实力来说,他可不是傻子,说谎可能只会引起他的暴怒,徐阳点了点头说:“不错,正是我召唤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看来杀死阴卉和阴阳的人,一定是你了!”北田君立刻狂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