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哈哈,这下你不能动了吧?”

    下一刻,北田君的身影,便来到了徐阳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话,就把召唤术的秘籍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徐阳想都没有想,直接说道,现在对于他来说,死是目前最好的逃离这里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敢杀你,说这些话时,你最好过过脑子,否则我直接一怒之下把你给杀了,后悔的会是你!”北田君冷笑道:“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这种,搞不好我会直接动手把你杀死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杀吧。”徐阳一副求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心思缜密的北田君,似乎感觉到,徐阳真的不怕死!

    不过他他可不会觉得徐阳有死而复生的能力,而是觉得徐阳此人是个识时务的人,知道自己要死了,也就觉得死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么我就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行!”

    北田君冷笑了一声,就一剑刺穿了徐阳的身体,同时又拿出来了生命之气,企图将徐阳打伤,再治好,让他求死不能求生不能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你就来吧,我徐阳如果皱一下眉头,我徐阳跟你姓!”

    经受过各种伤害的徐阳,对于这种伤痛来说,就像是挠痒痒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,满足你的要求!”

    北田君根本相信有些人的不怕死的,但是他不相信,人类能承受求生不能,求死不行!

    只要他继续折磨,不怕徐阳不服软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折磨了徐阳将近一天的时间后,徐阳依旧是没有服软的意思,反而他身上的生命之气已经耗尽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你到底还是人吗?竟然经受折磨也不怕!”北田君几乎要抓狂了,他怎么都想不到,世界上还有徐阳这种人的存在!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连眉头都不会皱,你最好还是杀了我吧!”徐阳满身是血,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老子就不让你死!”北田君耐力也是很强,即使现在不能让徐阳屈服,但是他也不愿意将徐阳,放弃得到召唤术的机会,他冷笑了一声:“老子要把你带回去,好好折磨,老子就不相信,你能一直承受得住折磨。”

    徐阳心底一沉!

    被他带回去的话,徐阳的自由可就没了!

    “放开我爸爸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一道带着愤怒稚嫩的声音从莫斯的体内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说话?”

    北田君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爸爸,不然我会把你杀了!”

    徐阳心头一喜,这是雨馨的声音!

    她苏醒了!

    “哈哈,你是刚才的异兽王族吧!”北田君脸色变得惊喜起来:“看来我今天收获不了召唤术,但是能收获异兽王族啊!来来,你现在出来,杀了我,我给你这个机会!”

    北田君挑衅道。

    徐阳暗叫不好,他并没有感觉到雨馨的实力有增长,出去的话,情况会更加不妙了!

    “雨馨,千万不要出来,爸爸最后会赢了他的!”徐阳立刻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觉得我可以打过他,让我出去吧!”雨馨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徐阳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感觉我现在比以前厉害了很多,爸爸,你就让我来动手吧!”雨馨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来吧!”

    徐阳虽然还没有感应到雨馨实力变强了,但是雨馨这么说了,他也要信任雨馨!

    当即便说:“莫斯,打开舱门,让雨馨出来吧!”

    莫斯嗯了一声,雨馨便立刻从舱门里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雨馨和之间的雨馨,虽然看着实力没有变化,但是她的相貌和体型都发生了改变,要比之前显得更加的*成熟,尤其是身材变得更加*,简直是要人老命!

    “哈哈,真没有想到,这个世界上还真的存在异兽王族,想活命的话,就快点认我为主!”

    见到雨馨的实力并不强,北田君兴奋到了极点,他清楚异兽王族未来的潜能到底有多么强,只要给她时间,一定可以会变得和无涯君一样强大,成为世界的巅峰!

    如果能将其收为奴仆的话,他可就赚翻了。

    将来无论是离开这处超级世界,还是前往更高等级的超级世界,他都可以和无涯君齐头并进了!

    “你这种弱者,根本不配让我认你为主!刚才是你打伤了我爸爸是吧?”雨馨看着满身是血的徐阳,心里愤怒到了极点!她握紧了拳头,美眸之中,已经满满的杀意!

    “呵呵,是我打伤了又如何?怎么还想为他出头?不过,你刚才叫他什么?

    叫他爸爸?你可真傻啊,他是人类,怎么可能是你爸爸!小姑娘,看来他一直都在骗你,你最好不要相信他,知道吗?你们异兽和人类只能是奴仆关系,现在认我当主人,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!”北田君笑眯眯的说道:“小姑娘,我这可都是为你好哦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,我爸爸才不会骗我!”雨馨彻底怒了!

    伸出她的小拳头,直接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敢出手?来来打吧,让你随便打!”北田君站直了,连躲的意思都没有,他想让雨馨见识到他的强大,让她折服!

    话音未落,雨馨的拳头,就打在了北田君的脸上!

    原本那拳头看着平平无奇,可打在他脸上的那一刻,顿时异变突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