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一回头,什么也都没有!

    想要挣脱,却发现他们身体,丝毫都不能动了!!!

    二人心中惊愕,这是怎么回事??

    再次运功,依旧是无法动!

    见此,徐阳便展开了精神念力,想要从他们心里得到,解除松香汁气味的办法,结果他们心中关于松香汁的事情,全部都进行了封印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雨馨,你能从他们心中感应到答案吗?”徐阳向着雨馨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暂时也感应不到,我现在实力还是太弱了一点。”雨馨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摇了摇头,看来雨馨的聆听万物的能力,现在只是初始阶段,能看穿徐阳这种,没有经过封印的心灵,对于那些被特地封印的,目前还是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既然探测不了,徐阳也就只能用暴力,让他们来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搞了什么鬼?”虎东波吼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搞什么鬼,只是你们实力太弱了,现在该让你们其中之一死了!”

    徐阳原本的想法,是把他们杀死,再进行询问,不过结合之前所发生的事情,杀死之后,他们一般都不会相信,都觉得人死不能复生,绝对是中了幻术。

    徐阳不想在这个上面浪费时间,再去让他们相信!

    现在他们有两个人,只要杀死他们其中一个人,那么另外一个人只要不怕死,就会老老实实的告诉徐阳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是不可能让我们死的!识相的就快点放开我们!”虎东波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可是话音未落!

    “啊!!”虎东波便惨叫了一声,虎威用眼神余光一瞧,顿时心惊胆战!

    虎东波的胳膊,不知道被什么,无形的东西,活生生的扭断了,生扯了下来!

    他穿上战甲,防御力,可是达到了百倍高等*战力啊!

    就这么给扯下来了??

    实力强大到什么地步,才能做到这一点?

    原本不相信的二人们,这会儿,哪里还有不相信的!

    即使他们觉得徐阳,能靠着外力做到这一点的,可无论是外力还是靠着他自己,那都是他自己的能量啊,都能把他们杀死!

    根本没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见此,徐阳心中一喜,这效果比徐阳直接杀死他们,再让他们相信,不知道好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别,别动手了,我相信你的实力了!”虎东波忍着剧痛,直接叫停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过,我要杀死你们两个其中一人,既然你的手臂拧断了,我就杀死你吧!”徐阳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虎东波再次惨叫起来,只瞧着他的右手臂,也被硬生生额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杀死我,我已经知道你的实力了,你现在一点点杀死我,应该是想从我口中得到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吧,只要你放了我,我什么都会给你说的!”虎东波立刻看穿了徐阳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说过会杀死你,那就会杀死你的!”徐阳二话不说,再次动手!

    虎东波在惨叫之中,直接被撕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刚才还活生生的人,此刻被撕成了两半,强烈震撼着虎威的神经,百倍高等*战力,竟然会被活生生的杀死了!

    这得多么的强大??

    虎威也彻底怕了,不等徐阳动手,他也立刻说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,我什么都说了,只求你不要杀死我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挺识时务的,既然如此,我就决定给你一个机会!”徐阳嘴角露出来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可这笑容,放在虎威眼里,那是阴森可怖!

    咽了咽口水问:“那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告诉我怎么消除松香汁的气味。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”

    虎威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解决的办法?如果你不知道的话,你对我也就没有丝毫用处了,你的下场会和虎东波一模一样。”徐阳笑容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股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我,我知道,只是我如果告诉你了,那就是等于背叛天盟,背叛无涯君了,最后的结局会比死还要凄惨,所以我不能告诉你!”

    令徐阳没有想到的是,虎威在死亡的威胁之下,竟然也不愿意说出口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徐阳来了兴趣:“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不敢说?在这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你说了,天盟怎么可能会知道?无涯君又怎么可能会知道?之前你们天盟的人,被我收服背叛你们天盟的可不在少数,他们能背叛你们天盟,你为什么不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