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队的人数,并没有想象中的多,只不过千人而已,最强者勉强达到了250倍高等*战力。

    有三个20倍高等*战力,和一些零散的几倍高等*战力,其余的人,皆是普通的地阶大*强者。

    看来在风暴族的眼中,第五大区和第六大区这些种族实力孱弱,根本不需要他们动用太过强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这对于徐阳来说,自然是利好的。

    徐阳看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也看到了徐阳。

    风暴族领头之人,是一个黑脸大汉,看到徐阳之后,他的脸上写满了震惊!

    “胡噜图,拜见天尊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便诚惶诚恐的跪在了地上,其余的风暴族人见此,也纷纷跪下。

    徐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看来在某种情况之下,他和那位天尊相似的脸,还是会出现一些,意想不到的惊喜的。

    ”我来这里是因为第二大区出现了特殊的情况,火之一族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一个名为生命之气的东西,将风无极,空雪儿他们全军覆没,并且借着这种情况,他们快速的拉拢其他的种族,现在已经形成了,可以和我们抗拒的势力了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掉他们,我需要尽早的突破地阶大*第999层的桎梏,所以我第一时间,就来到这里和你见面了,现在把你们得到的万族精元,都交给我吧!”徐阳伸出来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只是徐阳刚刚说完,胡噜图却是眉头一皱,目露奇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徐阳暗叫不好,应该是刚才他所说的话,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事实也果真如此,原本还对徐阳恭敬的胡噜图,突然之间,露出来了一抹杀意:“你是谁!竟然冒充我们天尊!”

    徐阳知道自己又被识破了,不过他却丝毫不紧张,只是好奇的问:“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不是,你们天尊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天尊让我们搜寻万族精元可不是突破地阶大*第999层桎梏的!”胡噜图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是为了什么?”徐阳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这些你根本不配知道的,我不管你是谁,你敢冒充我们天尊,你就去死吧!”胡噜图二话不说,就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徐阳摇了摇头说:“你如果没有识破我的话,对于你来说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至少你不用死了,可现在这种情况,你也只能死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个人类弱者,竟然在我这里口出狂言,就你这点实力,我分分钟就可以要了你的性命,还敢在我眼前说出来这种话,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?”胡噜图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余的风暴族的人,也是狂笑不止:“原来人类都是这么搞笑的吗?他可能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处境吧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的是你们!”徐阳很抱歉地说道:“动手吧!”

    随着徐阳一声令下,汀罗开始动手了!!

    刚才还狂笑的他们,瞬间就感觉到了300倍高等*战力的气息!

    立刻如临大敌!

    “不好此人实力非同小可,我们需要快速列阵!”胡噜图反应极快!

    “想要列阵?算了吧!”

    破无极等人,也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,鲲龙实力虽然不行,但是破无极,雷龙和雷暴实力并不弱,完全可以和胡噜图之外的其他风暴族的人战斗。

    同时徐阳还将猪大翔,猪小翔,史珍香召唤了出来!

    望着徐阳这边的战力,胡噜图面色愈发的难看,破无极他们倒是不用在意,可是徐阳身上散发出来的300倍高等*战力,却是他们无法逾越的鸿沟,根本不可能将其打败!

    令徐阳没有想到的是,胡噜图见势不妙,竟然直接跪在地上投降起来:“我投降,只要你能放过我,你们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!”

    徐阳,破无极等人,都是惊讶,这人还真是识时务啊!

    不过,他们并没有掉以轻心,直到让胡噜图把万族精元全部都交出来之后,徐阳这才意识到,眼前的黑脸汉子,看着敦厚老实,实际上就是个滑头。

    见到危险,立刻就会选择最有利于他的路线。

    “该交的,我都交出去了,能不能把我当个屁,放了我?”胡噜图一脸卑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是我有些好奇,你现在把东西都交给我,那你岂不是等于背叛了你们风暴族和天尊?你回去你怎么交代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不往外说,他们也不说,别人就不会知道我是生是死了。

    我们禁区万族,没有灵魂,乃是自然之力,并没有你们人类特制的魂牌,所以我们生死,其余的人是不会知道的!

    茫茫禁区这么大,怎么可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?”胡噜图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不把今天的事情往外说,只是你能保证他们就不往外说吗?”徐阳指了指,他的一干手下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不能保证他们不能往外说,可是我如果让他们通通闭嘴,就不会有人说出去了!”胡噜图话音未落,竟然主动对着他的手下动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