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面对他们的震惊,徐阳不为所动,脸色一沉,便露出来了一抹杀意:“凤姬,动手!”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剑不败赶忙叫停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让你活下来的,别白费力气了。”徐阳很干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祈求能活下来,在临死之前能见识到你这种神奇的人,死得也其所!”剑不败看得倒是挺快:“我有两个问题想知道,第一你能让人复活,到底是让死人复活,还是在临死的边缘,将人救活,以及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,阻挡了我的通讯设备发送信号!”’

    徐阳一听这,又是一阵无语,他们这些人,为什么都喜欢各种猜测想象,什么死亡边缘拉过来?相信他能把死人,救活,难道就这么难吗?

    而至于那为什么,能阻挡通讯设备,那当然是因为莫斯的存在,现在他体内了有了*燃料,不仅实力增强,连它的各项功能,都比之前强大太多了。

    剑不败的通讯设备,在人类超级世界,确实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它的信号,可莫斯,他来自更高级的文明,别说阻止它发射信号了,就是连黑入其中的系统,控制它也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对于剑不败这种,要杀死自己的仇敌,他可没有兴趣回答他,微微一笑说了句:“带着你心中的疑问,去死吧,也许在那里,你能找到答案!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要!”剑不败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凤姬直接再次发动了自爆,只是这剑不败,不愧是第十九大区最强之人,即使受伤到这里,凤姬再次的自爆,依旧是没有把他打死,虽说已经是半死不活,距离死亡不远了,但也确确实实地抗住了凤姬的自爆,在这一点上,剑不败没有吹牛。

    “看来,要让我来给你最后一击了!”徐阳十分的果断,拿出来了幽冥鬼刀,一刀便将剑不败的透露斩下,随后便打开了他的储物器,在其中找到了,四级燃料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东西,对于其他人来说,也都是宝物,但是对于徐阳来说,却是没有什么用处,不过,这些也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,他也没有气,统统拿下。

    “莫斯,现在就激活,你体内的爆天战甲吧!”徐阳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不过,我建议你,激活之后,立马穿上!”莫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天空之上,有着强敌,如果你*上的话,你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!”莫斯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忙是抬头看天,即使将全部的精神念力,都释放出去,他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莫斯说有,那就一定有!

    “莫斯,天上的人是谁?来了多久了?”徐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之前和剑不败进行交易的王族,他们乘坐的战舰,屏蔽能力很强,我也是刚刚才搜寻到他们的身影,但是我搜寻时,他们就已经在天空了,甚至在讨论着,你们和剑不败之间的打斗,想必他们是刚刚离开后,又去而复还了,这里发生的一切,他们都已经看到了。”莫斯回道。

    徐阳双眼一眯,煞气凌人!

    如果都被他们看到的话,徐阳也不管对方,是不是王族了,他也只能对他们动手了!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这四级燃料,比我想象的还要精纯一些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莫斯惊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那会让爆天战甲激活之后,实力更强么?”徐阳忙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莫斯给了肯定的答案:“之前按照我的预估,四级燃料可以让爆天战甲达到地阶大*320层,但以目前这四级燃料的精纯度,应该可以达到地阶大*350层的水平,战甲我已经激活好了,你进入我的体内,穿在你身上进行认主!”

    徐阳狂喜,一个瞬间,他便进入了莫斯的体内。

    而在天空之上的,鲲龙和维密朵,脸色再次一惊。

    “徐阳,人怎么消失了?跑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战龙,打开搜寻系统,给我查查此人,跑到哪里去了!”鲲龙对着,他所在的战舰系统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,还在原地,没有离开!”不得不说,鲲龙的战舰系统也是十分的强大,竟然探测到了,身在莫斯体内的徐阳,然而由于它的级别还不够高,依旧是无法探知到莫斯的存在。

    鲲龙和维密朵,就更为奇怪了,人在原地,没有离开,他们怎么看不到了?

    他们想着些什么,徐阳根本不在乎,进入到莫斯体内之后,他就看到一个透明的战甲,漂浮在莫斯体内之中。

    令徐阳奇怪的是,这战甲并没有像是其他的战甲一般,一直有着强大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而此战甲,却是一丁点的能量波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爆天战甲是一个战甲系列,这套战甲是爆天战甲之中的,冰之战甲!”莫斯的声音响起介绍道:“而你之前见到的战甲,都是级别太低了,根本无法控制能量的流逝,所以才会让你感觉到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波动,而冰之战甲,已经可以完全做到,能量流失,所以这才不会让你感觉到任何能量波动,它强不强大,你穿上之后,就能感觉到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那冰之战甲,在莫斯的操控之下,漂浮地来到了徐阳的跟前。

    徐阳也没气,直接将战甲套在了身上!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极度冰冷的感觉,侵袭到了徐阳身上每一处细胞,下一刻,徐阳的身上竟然结起冰来。

    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