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鹏和黄敏所说的话,以徐阳的精神念力来说,自然是探测的清清楚楚,只是这黄敏,也太不动脑子了,一开始她企图挣脱,被徐阳压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就凭借这些,她应该也能清楚,徐阳仅仅靠着这把子力气,也要比罗鹏强得多,可她却是依旧看不起他徐阳。

    不过,看不起,就看不起吧,到头来,被打脸的是她!

    休整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随着号角声响起后,所有的人,都集合了。

    地阶大*960层到970层的强者,达到了27人!

    像是青衣,碧波,这种低于960,高于900的,也就只有她们俩人,至于像是罗鹏这种,地阶大*900层以下的人,则是多达上百人。

    大多数都是徒弟和随从。

    而表面实力地阶大*100层以下的,也只有徐阳一人,她的出现,自然是引起来了,其他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点实力,还敢来这里,是想找死么?”

    “这种菜鸡,估计是想来寻找最低等级的天岚神兽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讥讽之声,不绝于耳,碧波和青衣脸色一沉,一方面是她们不想听到有人讥讽她们的主人,另外一方面是这些人实力太强了,她们生怕,徐阳冲动。

    纷纷想去劝劝徐阳,小不忍,则乱大谋,不要把他们的话,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是她们还没有开口,却是意外的发现,徐阳并没有想象中的冲动,而是将这些人的话,当做是犬吠,她们两个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感知到她们心中所想,徐阳心里颇为无语,难道在她们眼里,自己就是那种,十分容易冲动人的么?

    徐阳有的时候做事情,看似是有些冲动,不过那都是在有把握的前提之上,两个月的时间,徐阳在灵魂空间里,再次*了600年。

    徐阳的内力,再次提升了半层。

    按照超越十级的内力天赋来说,他的真实实力,再次增加了5层了!

    现在他的综合实力,已经来到了945层!

    如果动用绝对领域的话,可以限制965层以下,包括965层的强者,965层以上的强者,目前他是无法限制的。

    而这27个人,实力超过965层的人,可是大有人在,他可不会傻得,因为他么几句嘲讽之声,就和他们去打。

    而他想在如此多的人之中,脱颖而出,让那特级天岚神兽和自己签订主仆条约,那就玩个出其不意,暂时还是不要冒头的好。

    而黄敏,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发现徐阳就是个怂货!

    就这样的男人,竟然触摸到了,她那不该被怕碰的地方!

    越想她越是恼火!

    再次给罗鹏传音:“等会儿,我们会派遣你们这些弱者,当成前头部队,前去探测,趁着这个机会,把他给我解决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罗鹏见到徐阳被人讥讽,都不敢说什么,他觉得这次任务,应该太同意解决了,到时候说不准,等他动手时,这徐阳会被吓得尿裤子,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真觉得,是幸运女神在眷顾他啊。

    白白给了他这么一个,可以享受黄敏的机会。

    虽说在别人眼中,黄敏,都被别人玩烂了,但是黄敏可是宗门,高高在上的核心长老,师尊更是地阶大*999层的超级顶尖强者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那上面的工夫,更是令他心神向往。

    再次暗叹自己,实在是太幸运了,便将目光看向了徐阳,随后在黄敏的命令之下,所有人整装待发,向着天岚圣岛的深处进发。

    深入其中,令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原本应该有很多低级等级的天岚神兽,在附近游荡,可现在却是一只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森林里,静的出奇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是战斗经验,十分的丰富,都明白,越是静,越是可能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不过,黄敏却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她正愁着,该怎么命令这些弱者菜鸡们,去前方打探呢,现在这种情形。

    正好被她抓到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一个跳跃,来到了一个巨树的树干之上,用精神念力,冲着所有人传音道:“前方静的出奇,十分的诡异,以我的精神念力,探测到的范围,任何一头天岚神兽都没有,和过去完全不同,我怀疑这里有问题,所以我需要派遣一只先头部队,前往打探消息,不知各位,谁想去?”

    前面是未知的危险,谁去,都会冒着极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搞不好连小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,能继续享受和黄敏做那些事情,在没有遇到危险之前,可是听听黄敏的话,现在让他们去冒风险,在场的人,各个都变得像是哑巴了一般,根本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就是连之前信誓旦旦的罗鹏,此刻低着头,生怕黄敏会叫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黄敏暗骂废物:“如果大家都不想去的话,那么就在这里等吧,时间一长的话,说不准外界的人,来到这里的,会越来越多,到时竞争的人一多,大家可能什么都得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是在关注着自己的利益,大多数都是活了数十万年的老怪,怎么可能因为她这点话,就会让自己冒着生命危险了?

    就在黄敏想要强行指定人选时,一个男人的身影,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:“既然都不敢的话,那我来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