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他们这还真把他徐阳当成软柿子捏了!

    徐阳笑了笑,故意问:“哦,那你们准备在哪里验货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非常时期,当然是在安全的地方了,我们总部那里就不错,天岚宗再怎么强,他们现在也没有能力打到我们总部,不妨就在那里吧!”秦淮说着,便故意打量起来,徐阳的表情,他似乎怕徐阳不同意,又立刻说:“徐阳啊,在那里验货好处多多,验完货,我们直接就可以交易了,当场把异兽骸骨,都给你,省事省力又省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不去呢?”徐阳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的话,说明徐阳老弟,没有诚意啊,我们药宗也没有办法和你们进行交易了。”秦淮摇了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不怕,我将生命之气,都给天岚宗和咒天派?”徐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阳老弟,你这次想和我交易,点名想要那些异兽骸骨,想必对于你来说,十分重要吧,天岚宗和咒天派,哪有什么异兽骸骨,你给了他们,几乎什么都得不到,也就意味着你根本得不到,异兽骸骨了,我想你是个聪明人,不会去这种赔本买卖。”秦淮微微一笑道,相比之前,秦淮似乎受到了高人指点,知道徐阳需要什么,想反为主,让徐阳陷入被动。

    对此,徐阳也是微微一笑说:“秦淮长老,你这么说的话,说明你们整个药宗,想事情都不够全面,天岚宗和咒天派,他们是没有异兽骸骨,可如果我将这一亿瓶生命之气,给他们使用的话,那他们灭亡你们药宗,是不是速度就会快很多了?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只要他们有了这些作为保障,发起总攻,你们药宗连三天都撑不住。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,你们药宗根本无法消化那么多的异兽骸骨,到头来,都会被天岚宗和咒天派抢走。

    我和他们可以提前说好,这些生命之气不白给他们,他们从你们手中抢到的异兽骸骨后,必须全部给我,你觉得你们会忍得住*么?不答应我么?”

    “徐阳老弟,你还是太天真了,他们事后怎么可能会认账,他们的信用,可没有那么好!”秦淮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你们药宗的信用,就比他们好了?”徐阳冷冷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秦淮身体一怔,随即他说:“看来,徐阳老弟,是对我们药宗不信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们药宗?你以为你们药宗是谁?”徐阳毫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徐阳老弟,你这样说的话,我们的合作恐怕难以维持下去了。”秦淮一脸遗憾的说。

    “维持不下去,我就去找咒天派和天岚宗呗,我大不了就赌一把!

    反正这些生命之气,我得到的也十分轻松,赔了就陪了吧,没什么好心疼的。

    既然贵宗不愿意,我也就不多留了,告辞!”徐阳打了个哈哈,扭头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见此,秦淮也没有露出着急的神色,他说不动徐阳,但是药蝶仙子和他关系匪浅,吹吹耳边风,应该可以将其拿下。

    他立刻搜寻药蝶仙子的身影,想让她帮忙说几句话,可是看了一圈,也没有发现药蝶仙子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药蝶呢?”他立刻问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回禀太上长老,刚才您离开时,药蝶长老被徐阳带走了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秦淮脸色一变,看来徐阳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聪明,提前把药蝶仙子带走了,让他们无法利用她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徐阳怀疑的没错,他一再想要验货的目的,就他们的高层,是想通过验货,把徐阳手里的生命之气,都给抢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这架势,再继续这样谈的话,那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冲动,想要用武力,把徐阳留下来。

    刚想动手,却发现自己的实力,哪里是徐阳的对手,和他用武力,那不就是找死么?

    眼瞧着徐阳快要离开了,秦淮急了起来,忙是小跑过去:“哎呀,徐阳老弟,不要义气弄事嘛,咱们有话好好说说,你有什么要求,你尽管提,我再给我们高层谈!”

    “这样才是真正合作的态度嘛!”徐阳像是拍小弟一般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想给我合作,很简单,首先取消所谓的验货,必须要到达,我指定的地点和我进行交易,也必须得先将异兽骸骨给我,我才能给你们生命之气,如果不满足我的要求,那么对不起,我是不会和你们交易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呢?如果我们给你了异兽骸骨,你一蹬腿跑路,我们不就亏死了么?”秦淮摇头道:“徐阳老弟,你真的可以,将东西给我们,我们药宗有信誉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给我玩这种花样,你们药宗在我眼里,可没有什么信誉可言,不按照我所说的去做,你们就等着被天岚宗和咒天派,占领宗门吧。”徐阳语气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秦淮的脸色愈发的难看:“那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和我们高层去谈谈,成不成,我也不能保证,万一把他们惹火了,交易可真的没得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他们是聪明人,会十分清楚,不和我合作的后果!”

    徐阳笑道,如果他们真的一开始,就真心想和徐阳好好合作,没有什么歪心思,徐阳也不会说一些,威胁他们的话,但是这些人,一开始就有了杀人越货的心思,那么对不起,他徐阳也不会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