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希望如此吧,你稍等片刻,我马上向高层转达你的意思。”秦淮给药宗的人,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看住徐阳,他便再次回到了药宗之中。

    徐阳立刻在他的身上,打了一道精神念力,要监控他一会儿,到底给药宗高层说一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他走到一处暗室之内,附着在他身上的精神念力,便完全失效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,可以限制精神念力的地方!

    直到三个小时之后,他从那暗室出来,精神念力,才又恢复。

    “徐阳老弟,不得不说,老天都让我们双方合作,一开始大部分长老,都不愿意答应,毕竟按照老弟你的意思交易,风险实在是大,不过嘛,白眉长老,却出来力排众议,他说他相信你的为人,愿意为你做担保!”秦淮满脸笑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眉长老?

    徐阳听着这人名,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不是去参加昆仑神殿了么?我们药宗领队的人,就是白眉长老,他对你可是记忆深刻,赞赏有加。”秦淮羡慕地说:“能获得他老人家赞赏的,可没有多少个人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徐阳倒是想起来了,白眉真人,实力高达地阶大*第999层。

    秦淮所说的,相信他的为人,记忆深刻,还赞赏有加的话,徐阳觉得都是扯淡。

    白眉真人堂堂一个999层的强者,怎么可能会注意到他?

    连接触都没有接触过,现在跑过来说对他赞赏有加,骗鬼呢!

    不过,徐阳并不在乎这些,他只是想进行交易,换取他现在最需要的异兽骸骨。

    他假装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:“哎呀,白眉长老,能夸我,那真是我徐阳的三生有幸,既然他这么看得起我,那么我就决定一定和你们进行交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不知徐阳老弟,想在什么时候和我们进行交易?”秦淮期待地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后吧。”徐阳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?一个月后?老弟啊,现在战事吃紧,天岚宗咄咄逼人,一个月后,我都不知道,药宗能不能坚持的住啊!”秦淮这一次真的着急起来了:“你看能不能时间缩短一点,三天时间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说一个月,就一个月。”徐阳的语气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秦淮脸色越发的难看。

    徐阳话锋一转继续说:“秦淮长老,你们放心,天岚宗用不了几天,就会停战的,你们熬过一个月,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不应该乘胜追击么?怎么可能会停战?”秦淮一万个不解:“徐阳老弟,能不能给老哥我,说说理由?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说我是内部,收到的消息,你放心用不了多久,你们就会收到,天岚宗停战的消息。”徐阳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“老弟,指的内部,是哪里?”秦淮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给你说过,我背后有人的,有些事情不该问的别问,知道得太多,对你可没有什么好处。”徐阳提醒道。

    秦淮心里一提,暗叫不好,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,忙是说:“呵呵,是我多嘴了,既然老弟都这么说了,我们也相信你,那一个月之后,在哪里交易呢?”

    “地点再议,我会让药蝶通知你们的,该说的,我已经说好了,你们等着我消息吧。”徐阳有了辞意。

    “徐阳老弟,你刚才说天岚宗会停战,真的没有骗我么?”秦淮还是有些不放心,他仔细想了想,实在想不出来,天岚宗停战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骗你,你就等消息吧!告辞!”

    徐阳说完,身形一闪,便极速升空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般自信,并不是徐阳乱说,也不是什么得到内部消息,而是他之前利用天岚圣岛,杀死了天盟的长老,云剑天尊!

    虽说剑神鹰牙,认为是徐阳是召唤族的,但是徐阳从剑神鹰牙认为徐阳,是召唤族后,那贪婪的眼神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他肯定也想得到,召唤族的召唤术,有了这等机会,他当然是要独享。

    他不说召唤族的事情,那天盟的人,只能会把矛头指向天岚宗了。

    毕竟天岚圣岛,只有天岚宗知道在哪里!

    能使用天岚圣岛杀死人的,那也只有可能是天岚宗了。

    天盟和王族象征着世界最高权力,他们怎么可能放过天岚宗,必然会展开全面的调查,天岚宗疲于应对天盟,不停战也得停战了!

    徐阳这么说,还有个目的,那就是让他们清楚,自己背后有人,想对他动手,最好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等徐阳走后,秦淮将徐阳的话,如实汇报给了药宗高层。

    药宗总部的,龙云巅之上。

    此处白云缭绕,仙气袅袅,白眉真人和另外八名地阶大*999层的强者,分坐在九座山峰的峰顶之上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觉得此话可信么?”白眉真人,撤掉和秦淮通话的大屏幕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话,绝不可信!”

    一个身着宫装,贵气十足的女人,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常柔仙子,你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白眉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近我和各大势力,都有联系,甚至我在天岚宗安插的卧底,也刚刚回话,天岚宗并没有停战的意思,反而决定三天后,就开始准备攻打我们药宗的东分部。”常柔轻笑了一声:“那个宵小,这么说估计就是想拖住我们,我怀疑他是天岚宗的间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