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段时间,他已经成功,药宗积累了几十万年的,异兽骸骨,全部吸收完毕。

    实力直接跃升到了,地阶大*第999层!

    一般人达到这个水平之后,便会按照天赋,分为下等*,中等*,和高等*。

    区别的标志,便是他们的内力,会出现颜色的变化,下等*是铜色,中等*是银色,高等*是金色。

    也许徐阳是先天之气,达到地阶大*第999层的原因,他的内力并没有颜色的变化。

    但是莫斯根据徐阳的气息来说,徐阳现在的能力,已经和高等*者,并没有多大区别了。

    身体唯一的变化,便是他的丹田之内,出现了一粒金色的圆球。

    那圆球在他丹田之内,极速旋转着。

    出现的那一刻,疯狂的吸收着徐阳体内的先天之气。

    数秒之内,就将徐阳的体内的先天之气,吸收的几乎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之后虽然恢复了一些,但按照莫斯所说,徐阳被吸收过后的能力,也只不过是下等*者的能力。

    就在徐阳以为,这是祸害时,却发现那圆球,是可以将吸收的先天之气,再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并且释放出来的能量,比之前吸收出去至少要强上三倍!

    也就意味着,徐阳的实力,可以比那些上等*者,要强上三倍!

    这种发现,令徐阳振奋不已。

    他在龙云巅之下,这三天,就是在测试这个圆球的能力。

    一番测试下来之后,他发现事实,并非他想象的那么完美。

    如果动用那颗金色圆球里先天之气的话,他只能保持三个小时左右。

    超过三个小时之后,金色圆球便会失效,下一次想用的话,至少也得一天一夜之后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虽说有些鸡肋,但是,也给了徐阳克制强敌的信心,毕竟三个小时的战斗,完完全全可以灭杀,很多的高等*者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徐阳口出狂言,单挑他们一群,徐阳并不觉得有什么过分的。

    按照莫斯所说,一个高等*者可以打10个中等*者,他可以爆发出来比高等*者,强上三倍的实力,他们现在也就只有二十多个人,杀死他们绰绰有余!

    姜天罚等人,听到徐阳的话,再一看徐阳的展现出来的气息强弱,只不过是和普普通通的,下等*者一个水平。

    顿时变得异常冰冷起来!

    他们已经无法容忍,徐阳这么一个弱者,在对他们如此的挑衅了!

    “狗杂碎,你就这么一点水平,就敢口出狂言!你们都不要上了,帮我围住他,我要把他按在地上摩擦!报刚才的仇!”

    原本提出他们联合起来,解决掉徐阳的碧化天尊,这会儿看到徐阳的实力后,反而开始想要独自将其解决,将脸面给找回来了。

    姜刑天等人,看向了姜天罚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想这么做,就给他一个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姜天罚虽然也很想杀死徐阳,在他眼中徐阳根本不堪一击,但是天岚宗的面子,他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得到准许之后,其余的人,迅速站位,将周围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什么看,你的敌人是我!”碧化天尊,刚才吃了瘪,现在他直接准备发个大招,随着他运气之后,周围的空间一阵波动!

    全身的能量,都向左手上汇集而去。

    最终他的左手之上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圈。

    随着光圈闪烁,周围的空间,也受到了波动,变得扭曲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天岚宗的,最强的攻击,千鸟波!”碧化天尊目露一丝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“天罚长老,这一招威力巨大,以徐阳的实力,被打中,会立刻化为灰烬的!”姜刑天脸色一变:“到时候,他一死,我们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小子速度极快,想打中他也不是那么容易,一来二去,消耗一番,那千鸟波的威力,也就没有那么大了,最终把他打中重伤而已,我们这里有充足的生命之气,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,我们就能把他给救活,所以不必担心。”姜天罚又是一副,看透一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人对他,极为信服,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千鸟波?”

    徐阳看着他手里那团光芒,目露期待之色:“尽情打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满足你的要求!”

    碧化天尊没有丝毫的犹豫,怒吼了一声:“去死!”

    手中的光芒,竟然变成了数万只银色闪光的巨鸟,遮天蔽日一般,伴随着空间的扭曲碎裂,疯狂的朝着徐阳攻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货已经被怒火,冲昏了头脑,他是想进行饱和式攻击,徐阳即使速度再快,那也不可能,躲得过去,快点阻止!”姜天罚大惊道。

    可是最终还是迟了,他们刚刚说完,还没有出手,数万字巨鸟,便像是大海一般,将徐阳淹没在了其中,紧接着那些巨鸟,纷纷爆裂,周围的空间,甚至开始碎裂,可见其的威力到底有多么的强。

    徐阳是不可能存活下来了!

    发动完攻击的碧化天尊,嘴角露出一抹疯狂:“哈哈,给我死,给我死,刚才让我丢了人,老子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碧化天尊,你疯了吗!”

    姜天罚大怒,一把抓住了碧化天尊的衣领:“你这是要把徐阳杀死,我们还怎么得到,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管,我必须要把面子找回来!”碧化天尊,冷笑着说:“而且他死了,怎么了?找找他的储物戒指不就行了吗?宝物不都放在那里么?”

    “最好能找到,否则今天在座,可都不会放过你!”姜天罚目露杀意,便看向硝烟还未散去的战场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用找我的储物戒指了,就刚才那点程度的攻击,还没有能力伤害到我,真是令我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硝烟之中,出现了一个人影,他们抬头一瞧,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